在房产中介上班挣钱吗

做房地产经纪挣不挣钱?看看某地贝壳旗下德佑房产门店的五虎上将业绩就知道了,第五名至第一名业绩是99万至195万,拿到手提成佣金大约是50—100万。行行出状元,房产经纪做好了,年入百万的大有人在,但是凤毛麟角,塔尖的佼佼者,普通的也就是糊口而已。

 

在房产中介上班挣钱吗

做房地产中介真那么赚钱吗?

房地产中介涉及范围非常广。销售代理类中介就有偏重于1手房的房产经纪公司和偏重于2手房的中介公司(门店)。租赁服务类中介有的偏重于商用楼宇,如写字楼、商场、专业市场等等,有的则是和2手房中介公司一样,偏普通住宅或公寓的租赁。负责任的说,房地产中介盈利与亏损七三开,赚钱的7,赔钱的3。比较赚钱的是偏重于1手房代理销售的房产经纪公司。赔钱比较多的则是2手房中介公司。

36行行行出状元,只要你肯努力 沉下心最终都会获得成功。回到主题房地产中介赚钱吗 答案赚钱,我们来算下假设一套房是100万,一般中介费用是2%,那么佣金就是2万。按一般分佣是64分(公司6你4) ,做的好是55分那么佣金是8000-10000。如果在北上广深你想想佣金得多少。还有现在都是一二手联动,售楼部是卖一套给佣金,甚至有跳点。当然前提是你卖的出去。很多人说中介不好干,不怎么赚钱是前期你没客户资源,开不了单月月拿个2000块一般人肯定不愿做啊!你去问问周边做的久的老中介基本都赚了钱。

 

房产中介是否如我们想象的那样收入很高? 在房产中介上班挣钱吗

他被室友介绍做了房产中介,一开始只能拿基本工资,住 800 块的合租房,每天只吃一顿饭。后来他跟女博士结了婚,努力工作成了店长,拿到了五十万的年薪。

「本故事为虚构,带你看小镇青年在大城市的打拼故事。」

2014 年,我大专毕业。两年后,来自农村的我住进了一线大城市 H 市最豪华的公寓,并将拥有 H 市户口。

2014 年,我原本打算继续升本,努力考研,然后回老家的五线小城。参加省考上岸,过那种一眼就足够望尽未来,但却异常体面的生活。

然而一切都被一场意外打破,父亲贷款买的货车出了事故,撞死了人。

无奈之下,最后家里只好卖掉车房,又跟亲戚朋友借了些钱,才得以保住父亲不用住进监狱。

钱没了,可以再赚,但经此一事,那个年近五十岁的中年男人也垮了。

接到母亲让我辍学的电话,是在五月中旬的下午。

「妈你也知道,现在这世道,学历就是敲门砖。如果我靠着这个文凭,以后吃饭会很困难。」

「妈,上个学期的奖学金还剩下一些。我上学不会要家里一分钱,生活方面我可以去做兼职;学费的话,也能申请助学贷款。」

我本来很坚决,但是当我听到我妈说「你爸因为那事儿,直接傻掉了,现在就是废人一个,所以妈只能指着你。」,我妥协了。

代价,却是我要改变自己的计划,甚至是一辈子的人生轨迹。

毕业,就代表着失业,更何况,我不过是一大专生,还不是学到了一技之长的那种。

可以供我选择的工作,也就那么几个——各种类别的销售、办公室文员、酒店客服。

没有工作经验,底薪不过两千打底儿。这与省城晋升了新一线城市的身份特别不匹配。

况且我身上还担着整个家庭的生活。

于是我第一次出现了焦虑,进而产生了不切实际的幻想。

想着自己有朝一日头上套着黑丝袜,手里端着仿制武器走进银行。

成功了,就是张总,不成功,就成为新闻里的张某。然后住进一个管我吃住,也不用承受任何压力的地方。

可这终究只能是想想。

又是一个失意而归的傍晚。我在舍管老师嫌弃的目光里,走回了自己的寝室。

啪嗒往床上一倒,然后点上一根既能饱腹,还能慰藉忧愁的香yan

掏出手机,蹭着隔壁大二学弟的 WiFi,继续在各类招聘软件上发布求职信息。

也是这个时候,我收到了老四的微信。

他问我在干什么,是不是在复习。

我直接说,复习个屁,找工作呢。

老四有些意外的说,你考学机会很大的,为什么要放弃,还说着真可惜之类的话,随后又问我准备找什么样的工作。

「什么赚钱找什么。」我说。

许是觉着微信不方便,老四直接给我打来了电话。

语气很激动地跟我说:「二哥,来首都吧!H 市绝对能容纳你的灵魂跟肉体,最主要的是,这儿的机会多。只要你踏实肯干,每个月最少能赚一万!」

他的声音,就像以前引诱夏娃吃下苹果的毒蛇,满是诱惑。

一万,这个数字对我来说,真的挺诱人的。

我不禁会想,如果我每个月能赚到一万块,那我在留一半的同时,还能给家里寄回一半。

五千块,足够他们俩在老家的县城里生活的很好了。

可即便如此,我依旧忍着心里的悸动,对老四发问:「一个月一万,啥工作啊,别是传销。」

「二哥,我真佩服你丫这想象力。房产中介知道嘛,全国连锁的门店,绝对靠谱。上个月,我一朋友提成就赚了三万呐!」

「我靠。」

「瞧你没见识这样,我们组长上个月可是赚了十万呢!他才比咱们大四岁……」

老四声音中满是感慨的说:「等我到他这个岁数,能赚这么多钱,我就有信心留在这里了。」

「慢慢来,机会会有的。」

「二哥,别说做弟弟的不想着你。之前你想考学,我就没告诉你,现在你学也不考了,不如出来闯闯。咱们还年轻,留在一个既不安逸,也没多少机遇的地方,那不是完了嘛。来 H 市吧,我现在有名额,大专学历就能进来。如果你正常去应聘,怎么着也得本科,还是全日制的那种。」

「好,等我!」

趁着年轻,是该搏一搏!

我可以养家。我可以赚钱。

这是我在前往首都的绿皮火车上,所能想到的一切。直到昏黄的灯光消失,夜色褪却。我的双脚,也踏在了 H 市的土地上。

炙热的阳光烤灼大地,人群仿佛被豢养的蚂蚁,密密麻麻、来来往往。

拨通老四的电话,按着他的指示,我见到了站在火车站对面的他。

白色短袖衬衫、黑色西裤,皮鞋擦的锃光瓦亮,就跟他发型上打的发蜡一样。

这与我印象里,那个连袜子都懒得洗的邋遢老四一点都不像。

「发什么愣呢?」老四很亲昵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又颇为得意的对我问道:「我现在咋样?立整吗?」

「变化挺大的。」

「过几天你也能。二哥,我先带你去出租房把行李安顿好,然后就去我们门店面试。」

「成。」

公交转地铁,我一路跟在老四的后面,听着他给我介绍路过的建筑。还有被他描述出的美好蓝图。

他说,我们见到的大部分人,无论民工还是白领。没有几个当地人,尽是一些不甘心一辈子就那么望到头的有梦之人。

这个梦,叫赚钱。更高级的梦,是能够扎根这里生活。

我懵懂的点了点头,跟他说,只要每个月能赚到一万就好。

老四对此有些不屑,「早晚有天,你会觉着一万块也不过如此。」

就这么过了一个半小时,我被老四领到了所谓的出租屋,那是一个坐落在三环边上的彩钢房,周边类似于这样的房子有很多。

它们偏安一隅,与我之前路过的那些小区建筑,恍若两个世界。

「是不是觉着接受不了?」老四这个时候的表现,就像他是二哥一样。

他搂着我的肩膀,指着面前的那些彩钢房说:「这就已经是不错的居所了。它跟那些低矮逼仄,整日看不到阳光,与蟑螂斗智斗勇的地下室一比,简直就是天堂。」

关于此,我有些不认同。在我看来,马路对面,不远处的那个样貌普通,但价格惊人的小区,才是天堂。

但我终究没有说出口。毕竟,我是来工作的,只要能有个住的地方就好。什么环境无所谓。

隔板间不大,差不多有个十平米,两张单人床,一面四方镜子,一个简易衣柜,是房间里的全部设施。我跟老四住在一起,房租每个月一千六,我们两人分摊。

至于水电费这些,由住在这儿的有志青年们均摊。

坐在僵硬的床板上,鼻腔中满是劣质发胶与汗臭的气味,我心满意足的笑了。老四说的对,这儿能见到阳光,比那些地下室强多了。

奖学金还剩下四千块,我一次性给老四转去了两千四,当做三个月的房租。

做好这些事情,老四笑意满满的带我去了他所在的门店,见到了陈哥。

他就是老四口中,上个月赚了十万块钱的那个人。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可他的眼睛里装满了精明与事故。

陈哥从桌子上的中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燃,「听小严说,你也刚毕业?」

「嗯。」我点了点头。

「也就是没什么经验啊,加上你还是大专学历,这…….」

「陈哥,他是我同学,我们一起睡了三年的上下铺。」老四走了过来,隔在我与陈哥之间,讨好的说:「您就受累帮帮忙,好好跟咱们店长说说。这小子挺优秀的,绝对不会拖咱们门店的后腿。」

「你啊,就会给你陈哥出难题。」陈哥埋怨了老四一句,又对我说:「小张啊,我给小严一个面子,你就先在我们这试试。试用期三个月,基本工资四千。如果三个月内不能开单,你就主动离开。你也别怪我不讲情面,其实不单单是在咱们门店,整个四九城,都不会养闲人。」

「谢谢陈哥,我知道了。」

「成,那你就先交六百块钱吧,领工装还有工卡。」

我有些犹豫,老四赶忙给我递了眼色,见状,我只好给陈哥转去六百块钱。算是入职了这家号称全国连锁的房产中介。

前半个月是培训期,主要学习一些房产业务,如跑盘,整理房源;租房、售房的话术套路,也必不可免。给我上课的,就是那个陈哥。

开始时,他只给我一堆资料,让我死记硬背,然后就多一句话都不想说。直到我咬咬牙,送他一条硬中华以后,陈哥才有了一点笑脸,教了我一些资料之外的东西。

半个月培训期结束以后,我已经身无分文。每天只能吃一顿饭,还全靠老四接济。

钱荒的感觉迅速将我包围,加上家里来了电话,我舅他们没有要到钱,跟家里闹得很不愉快。我妈让我尽快想主意。

我能有什么主意?自己不过是刚刚步入社会的菜鸟,连肚子都吃不饱,又拿什么去解决十万块的债务?

关于此,我妈只说了一句,你是家里唯一站着的爷们儿,你不出头,谁来出头!

我又妥协了。

说自己会想主意,尽快筹集十万块钱。

陈哥之前跟我说过,房产中介,是个来钱特别快的正规行当,不用出卖任何东西就能赚到钱。加上 H 市这几年的发展还有政策。

只要踏实肯干,会抓住客户的需求心理,闭着眼睛都能大把捞钱。

然而我所看到的现实却是,自己连着两个月,在外晒着烈日、从早到晚的发传单。回到出租房后,还要在 58 同城上,如撒网一般的发布房源信息。

心中奢望,有那么一条鱼钻进大网。结果一条虾米都没有。

正常入职两个月的新人,怎么都会开一单租房业绩,偏偏我好像个异类。于是很自然的,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适合这个行当。

某天深夜而归,我将这个疑惑跟老四说了。

「你除了送陈哥一条烟之外,就没再表示过什么吗?」

「还要表示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情况,开工资之前要是没有你,我就饿死了!」

「靠。」老四骂了一声,有些无奈的看着我说:「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潜规则;就像咱们上学那会儿,如果你不给导员意思意思 ,能选上班干、评优、拿奖学金吗?」

「我得到这些,还真没有送过什么东西。」

「大哥,我就举个例子。现在是人情社会!说点夸张的,你小命都在陈哥手里捏着呢,不给他点好处。他又怎么会在有好处的时候想着你?」

「他有好处的时候,有想过谁吗?」

「你!」你了半天,老四终于说:「你现在唯一要做的是留下来,其它的事情,以后再研究。」

留下来。

就要损失钱包。

还有一个月就要交房租,手里的钱只够我吃咸菜米饭,我还要往家里寄过去一半的工资。这叫什么事情?

恨归恨。我还是选择听从老四的话。在第二天下班之前,拿出了在外发传单时买的一条中华烟,软的。

陈哥见此,眼睛眯着,嘴角微微上扬,说着这是何必,接过去的动作,却又一气呵成。

没过几天,我就开了人生当中的第一单。陈哥介绍给我的。虽是租房,可那个姑娘一次性付了半年的房租,也让我赚到了三百的提成。

哪怕这还不够我送陈哥的半条烟钱,但经过这件事,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想要留下来,想要越来越好。除了努力工作之外,也要努力讨好陈哥。

有了第一单,掌握了一定的门道。加上每个月一条的软中华。

我不仅仅留在了门店,业绩也开始好了起来。虽然还没有售出房子,但总归凭借每个月租房的量,我成功的不再靠底薪度日。

能够给家里分掉一半工资的同时,也终于能吃上外卖了。

一起捞偏门副业之路

开卷饼店挣钱吗 开个卷饼店真的能赚钱吗

2022-6-7 12:09:59

一起捞偏门副业之路

杂粮窝窝头赚钱不 杂粮窝窝头专卖店

2022-6-7 12:14: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