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猫挣钱吗 养20只猫一年利润

想天天睡个好觉,想和朋友在一起,想读喜欢的小说,想种花养猫赚钱,也想成为牛逼哄哄的大人物。#猫#

养两只猫能赚钱吗?

可以,养两只特别品种贵的猫。

有没有甜到忍不住嘴角上扬的小说? 养猫挣钱吗

「我这个月穿搭视频没有素材了……」

女孩抬眼可怜巴巴地看着办公桌对面的男人。

男人合上文件冷凝地看着她。

「所以?」

女孩双手合十。

「给孩子点儿零花钱叭。」

她眼睛里已经有了笑意。

「要钱要怎么说?」

「老公~」

【穿搭博主软妹】×【温柔禁欲总裁】

1

随砚回到家的时候刚好是婚后一个月整,助理放下行李跟随砚报告明天的安排,随砚松着领带打量家里的变化。

整体上还是干净整齐的,只是到处都有一些小东西放着,茶几上还堆了很多零食,鞋柜转角还有一大堆快递,看来自己的小妻子在家里一个人也快活得很。随砚正这么想着,敲门声忽然响起。

助理顺手开了门,是拿着包裹的快递员。

「您好,请问是……『世界无敌第一可爱』吗?」

「?」

随砚轻咳一声。

「应该是我太太的,我来签吧。」

签收完关上门楼梯上就传来动静,随砚跟助理吩咐了几句让他先走,然后取下领带自己换了鞋子走到楼梯口等着。

一个穿着白色旗袍的身影匆忙地从楼梯上奔下来,随砚一怔,被女孩撞了个满怀,清新的花果香充盈在鼻尖,随砚下意识地搂住了女孩的腰,稳住她的身子。

栀乔刚换上这次要测评的衣服快递的电话就来了,赶快扣好扣子下楼结果没想到自己……名义上的老公就在楼梯口,还撞人家身上了。

「老公?」

栀乔下意识地开口,然后两个人都愣住了。

随砚忍着笑,伸手把她凌乱的长发捋至耳后,忍着笑说:「嗯……是我。」

栀乔脸色瞬间变红。

「不是……不是……我……」

随砚松开手,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栀乔看着随砚坐下,手忙脚乱地收拾自己的小玩意儿。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今天回来所以我就……还没收拾。」

「没事。」

随砚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栀乔坐下,栀乔犹豫了一下,放下手里的东西坐到随砚身边。

「有点紧张?」

「没……没有。」

随砚靠在沙发上看着身前坐得笔挺的姑娘,明显嘴硬,随砚放缓了语气。

「今晚上爸妈叫我们回去吃饭,晚上七点走,准备一下?」

「好,那我先上楼了。」

栀乔抱着快递迅速地上楼,爬上楼的时候还踉跄了一下,随砚还没来得及关怀几句就看见栀乔爬起来跑得飞快,随后消失在拐角处的身影。

随砚和栀乔是典型的商业联姻,栀乔大学毕业两个人就领了证,婚后随砚就按照原定计划出差一个月,栀乔是个懂事的小姑娘,随砚对这个比自己小六岁的小姑娘完全是当妹妹看,但是不可否认的……选择她,也是有一些私心在的。

第一次见到栀乔的时候是随砚去拜访栀乔父亲谈合作的时候,被阿姨带着进门在客厅里稍等片刻的时候看到旋转楼梯拐角上坐着一个女孩。

她穿着奶白的裙子聚精会神地低头打游戏,双腿从楼梯扶手的栏杆上伸出来垂着,莹白的小腿轻轻地晃着,还穿着乖巧的白袜,随砚当时不自觉地目光被她吸引。

栀父走出来与随砚寒暄,随砚余光看到女孩听到了声音就轻手轻脚地起身,对上自己的视线时还不自觉地脸红了,然后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又双掌合十睁大眼睛对自己拜了几下,拿着手机迅速地溜上楼了。

随砚忍不住嘴角上扬。

后来两方的父母提出联姻的想法时,随砚同意后得知栀乔也同意了,那时候好像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

晚上出门的时候栀乔放松了很多,换了一身乖巧可爱的小礼裙踩着小高跟鞋下楼,看着楼下长身玉立等待着自己的随砚,栀乔脚步加快。

「随……我好啦,咱们走吧。」

随砚看着精致的小姑娘走到自己身边,忍不住想逗她:「怎么不叫老公了?」

栀乔脸瞬间涨红,伸手拍了一下随砚:「我今天是叫错了!」

「好。」

随砚拉开门,栀乔跟着随砚出门上车,车子发动,栀乔问了一句:「待会儿在那边叫你什么好啊?」

「阿砚。」

「阿砚?」

「嗯,家里都这么叫我。」

「好。」

走到随家门口,随砚将胳膊抬起,栀乔乖巧地伸手挽住他,拉近两人的距离。

进门一番寒暄后栀乔跟着随砚在餐桌旁落座,今天准备的家常菜都是栀乔喜欢的菜式,开饭后随砚在跟父亲聊工作上的事情,栀乔却因为一道够不着的菜有些苦恼。

随砚看了看咬着筷子有点儿焦虑的栀乔,伸手夹了一点儿那个菜放到栀乔碗里,栀乔脸红了一下,小声地说了「谢谢」又继续扒饭。

过了一会儿随砚感觉自己的袖子被扯了一下,栀乔拉低他的身子凑到他耳边小声地说:「阿砚我还想吃那个。」

随砚喉结动了一下,「嗯」了一声,又给栀乔夹了几筷子。

随母笑眯眯地开口:「你俩感情还挺好的,那我就放心了。阿砚,你这次回来,可要好好地照顾小乔。」

随砚伸手抚摸了一下栀乔的脑袋:「好。」

栀乔被随砚突如其来的爱抚惊得拿着橙汁的手一抖,橙汁洒了一身。

栀乔还没来得及反应,随砚就已经伸手拿纸巾擦拭自己裙摆上的橙汁,随父看了看栀乔被打湿的裙子发话:「去宁宁房里拿衣服先换上吧。」

「是啊是啊,宁宁衣柜里还有好多新衣服,拿一件先换上吧,阿砚你快带小乔去。」随母也紧跟着说。

随砚拉着栀乔起身:「那我先带小乔去换衣服。」

栀乔跟着随砚走出餐厅,尽力扯着裙摆不让湿漉漉的部分沾到腿上。

「对不起……我太笨了……」

「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换件衣服就好了,没事。」

随砚走到随宁的衣帽间前打开门,摸摸她的头,俯身看着小姑娘的眼睛。

「真的没事,去换件衣服吧,宁宁的衣服有可能有点儿大,你看看哪件能穿上自己选一件穿。」

末了还忍不住捏捏栀乔的小脸,栀乔点点头,转身走进衣帽间。

随砚靠在门口等,过了一会儿就听见栀乔为难的声音:「阿砚,这个带子我系不好,你能进来帮我一下吗?」

随砚轻轻地敲门:「那我进来了。」

入目的是栀乔因紧张而涨红的侧脸,及腰的长发拢在身前露出骨肉均匀的白皙腰背,乳白色丝绸露背连衣裙背后的丝带散乱地挂着,随砚深呼吸了一下走上前去。

伸手拉起丝带尽量不碰到女孩的腰背,但是她身上的香气却温柔地溢过来,让随砚的动作也不自觉地放慢。

「我……我不是故意选这条的,别的我试了我都穿不上,而且……而且……我……别的我不太撑得起来。」栀乔有些结巴。

随砚将丝带打结,俯视着女孩的发顶,声音染了一丝喑哑:「小乔。」

「嗯?」

「我也是男人,你这样,我很难不起别的心思。」

栀乔抬头看看随砚低垂看着自己的眉眼,温和的目光甚至还有点儿……戏谑,栀乔立马皱起眉瞪着他。

随砚看着她奶凶奶凶的模样,忍不住伸手刮刮她的小鼻子:「好啦,逗你的。」

栀乔微怒的小脸染了点红,转身避开随砚的气息,低头小声地说:「我……我们该出去了。」

随砚把西装脱下来给栀乔披上:「好。」

栀乔和随砚拜别随父随母后上车,栀乔松了一口气跟随砚说:「婚后跟父母吃的第一顿饭弄得我好紧张。」

随砚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唇角含笑:「但是今天表现得很好。」

栀乔笑起来,胳膊撑在随砚身侧靠近随砚:「我就说吧,小乔在正式场合绝不失手。」

随砚把文件收一收放进文件夹里,转头看着栀乔乖乖地等着夸奖的模样:「是,非常厉害。」

栀乔听着随砚温柔的语气里掺杂了些微的宠溺,也忍不住继续注视着他。

随砚低头凑近栀乔:「小乔,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有时候像个小猫?」

2

回到家的栀乔还乖乖地披着随砚的西装外套,进门踢下高跟鞋就脚步慌乱地上楼去,随砚俯身把她的小高跟鞋摆好放在柜子里。

「怎么鞋子都这么小。」

上楼洗完澡出浴室的时候随砚看见床尾摆着自己的那件西装外套,随砚不可抑制地想到栀乔披上自己外套时衣摆下缘已经盖过了她的臀部,整个人娇小乖巧得让自己心颤。

随砚拿起手机看到女孩给自己发的消息:「衣服给你放床尾啦,晚安。」

随砚抬手回复:「晚安。」

次日随砚下楼吃早餐的时候看见栀乔盘腿坐在客厅里拆快递,他以为栀乔不会这么早起床来着,从餐厅拿了豆浆一边喝一边走到小姑娘旁边。

栀乔看到他过来,小脸慢慢地就变红了,然后默默地往旁边坐了一点,把位置让给随砚。

随砚从善如流地坐下,看着栀乔拆出的一大片快递说:「我本来以为像小乔这种自由职业者都不会那么早起床的。」

栀乔感觉随砚坐在自己身边自己都有点儿莫名的颤抖,过了一会儿才小声地回他:「其实平常也都是睡懒觉的,今天……是因为定好了几个拍摄主题,内容比较多所以拍摄时间会更长,就早点起来准备。」

随砚点点头,起身摸摸栀乔的小脑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找老公,嗯?」

栀乔抬头就想争辩,但是对上随砚的眼睛气势又弱了下去,鼓鼓嘴又开始自己拆快递了。

随砚失笑,真的太可爱了。

「早饭吃了吗?」

「吃过了!」

「下次等我一起?」

「喔……好。」

随砚走后栀乔收拾好快递袋子,把庭院入户的地方简单地布置了一下,架好相机找好角度,打开音乐播放器,把需要测评的衣服分门别类地挂在衣架上,搭配成套然后去一楼房间的柜子里挑选配饰,又去拿了几双鞋子后准备开始拍摄。

「Hello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乔乔,今天为大家准备的是初秋的风衣穿搭,内搭准备了几款不同的连衣裙,让我们开始吧。」

然后就是不停地换装再摆造型,等第一条视频的素材拍完,旁边的沙发上已经摞满了衣服,栀乔没时间收拾,拉过下一个衣架将这次选择好需要测评的长裤排了一下顺序,然后拿着尺寸表挨个儿地确认了一下,换了一件白色的百搭上衣开始测评的拍摄。

「这一件是评论区呼声最高的 S 家的爆款长裤,对于我的身高来说不算太长,版型很不错,显腿长,面料也不错,线头稍微有一点。」

栀乔转身展示了一下裤子的各个角度:「贴合度也不错,挺舒服的。

「我同时买了两个颜色,一起上身给大家看看效果……」

拍到一半栀乔吃了午饭就又急匆匆地投入下午的拍摄。

又拍了内搭上衣的推荐后天色已经暗下去了,阿姨和栀乔一起收拾堆在沙发上的衣服。

「小乔今天的都拍完了吗?」阿姨一边将衣服挂到衣架上一边问栀乔。

栀乔将整理好的衣架往衣帽间里推,看了看剩下的衣服:「还有一个泳衣推荐就好啦。」

「现在拍泳衣呀?」

「对呀,到了要泡温泉的时候啦,提前做做攻略就发现该做这个的推荐了。」

稍作休息后栀乔用一条丝巾重新扎了头发,在头顶扎了个俏皮的蝴蝶结,调整拍摄角度让镜头正对着庭院里暗下来的光景,将灯打开,调整光源和布景然后去房间里换衣服。

随砚推开门刚换好鞋子就看见栀乔尽力地扯着泳衣的花边往下拉,水蓝色的分体泳衣,上衣的袖子部分是镂空的网纱,下身是超短的荷叶边小裙子,露出白皙匀称的腿。

栀乔刚调整好裙摆就看到玄关站着的随砚,稍微有些疲倦的模样,眼睛里却含着笑意:「今天测评的衣服很好看。」

栀乔看着随砚,浑身有些酥酥麻麻的,干巴巴地说了一句:「谢……谢谢。」

随砚换了鞋子走进来,俯身看着栀乔漂亮的大眼睛,伸手捏捏栀乔的脸:「快去吧,这衣服太薄了,着凉容易感冒。」

栀乔点点头:「好~」

随砚换了家居服下楼,看见客厅里的栀乔又换了一件黑色绑带的泳衣在镜头前摆造型,随砚看了一眼就赶快扭过头,但是女孩奶白的皮肤还有泳衣深 V 勾勒出来的一点线条仍在脑海里回荡,随砚摸了一下鼻子,赶快去接了杯水喝。

就在吞咽的时候栀乔也走过来倒水喝:「阿砚你很热吗?」

栀乔披了一件浴袍靠在桌子边看着随砚,还伸手去碰碰随砚的鬓角:「你出汗了诶。」

随砚刚想跟她说话,结果垂眸就看到栀乔松散的浴袍领口里露出的一些引人遐想的线条,随砚赶快抬眼:「没有。」

随砚清了清嗓子,伸手把浴袍的腰带给栀乔系紧,语气有些无奈:「拍完了吗?」

栀乔摇摇头:「还没有,还有一件。」

两人之间距离很近,没有人说话,但是栀乔觉得有点儿紧张:「小乔,你耳朵好红。」

随砚俯身看着栀乔的脸侧,栀乔后退了一下扶住桌子,随砚轻轻地笑起来。

栀乔伸手拉住了随砚的家居服领子:「阿砚……」

随砚看着身前的小姑娘,扑闪的眼睫、有些颤抖的手,随砚放在她身后桌子上的手忍不住攥起,低头轻轻地吻在她发顶。

「先生、小乔,吃饭啦!」

阿姨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之间暧昧的氛围,栀乔低头趴在随砚的胸口企图当一只鸵鸟,随砚也有些不太舒服,却还是轻轻地拍拍栀乔的背:「先吃饭?」

栀乔趴在他胸口。

「这么不高兴,是想让我继续?」

栀乔抬头,随砚看到她红扑扑的小脸还有含着委屈的泪光的眼睛:「阿砚,你总是这样撩我。」

「我又没有谈过恋爱。」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随砚俯身与栀乔平视,伸手擦擦她发红的眼尾:「我的小委屈,不哭不哭。」

「不是小孩子了呀,那……想让我怎么做?」

「怎么做我的小委屈就不委屈了?」

栀乔听着随砚这样温柔哄人的语气,更加委屈、更想哭了。

「结婚以来,我都一个人睡一个月了,我不要一个人睡了!」

「我选择你又不是想当你的小孩,你每次对我就跟对小孩一样。」

「结婚前跟我见面的时候也是,现在也是,我才不是小孩!」

随砚心都快化了,低头亲亲女孩的脸颊:「好,感谢乔乔选择了我。」

「那……今晚跟我睡,确定?」

栀乔扑进随砚怀里,闷闷地大声「嗯」了一下。

3

随砚洗完澡出来,刚坐到床上打开电脑准备处理一下邮件,房门就被敲响了。

「进。」

随砚以为是阿姨来送夜宵,没想到是戴着兔子发箍、抱着枕头走进来的栀乔,随砚愣住。

栀乔走进来刚从枕头后面偷偷地抬起头就看见随砚裹了个浴巾靠在床头抱着电脑,皮肤冷白,宽肩窄腰,肌肉轮廓明显,栀乔眼睛都看直了,脸越变越红,目光却大胆地在随砚上下扫视。

随砚看着小姑娘发直的眼光,轻咳一声起身走进了衣帽间。

栀乔看着随砚的大长腿消失在衣帽间门口,不自觉地想到自己在 Ins 上关注的一个模特,没想到……自己的老公,也是那种……模特身材……

栀乔抱着自己的小黄枕头上床,挪开随砚的灰色枕头,把自己的小枕头放在他的旁边,掀开被子把自己裹进去,本来面对着衣帽间的位置躺着,后面想了想,还是转过身背对衣帽间躺着。

没过一儿会,随砚就出来了,栀乔感觉到身旁的床垫塌陷,温柔的木质香气从身后缓慢地传过来,除此之外,还有隐隐的热度也一并传来。

栀乔有点儿紧张,随砚敲击键盘的声音断断续续,过了一会儿随砚伸手摸摸栀乔的头:「小乔,你们小女孩睡觉还要带发箍吗?」

栀乔赶快一把扯掉头上的发箍:「不……不戴。」

随砚伸手摸摸栀乔的脑袋,关了大灯,只留他那边的继续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过了半晌,栀乔快睡着了,听到随砚放电脑的细小声响,栀乔咂咂嘴下意识地翻了个身,过了一会儿灯光熄灭,栀乔动了动身子,小脸埋进枕头里。

随砚伸手过来摸摸女孩的小脑袋,给她拉拉被子,手臂穿过她颈下将她抱进怀里,声音轻轻的:「我的小委屈,现在不委屈了吧?」

栀乔早上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随砚正坐在床边戴手表,栀乔「哼唧」了一声,伸手把随砚的枕头扯过来抱着,随砚俯身凑过去贴近睡眼惺忪的栀乔:「我吵醒你了?」

「没有……」

栀乔看着离自己这么近的随砚,目光还这么宠溺,「哼哼」了一下,小脸蹭上随砚的脸,随砚身体僵硬了一下,感觉到栀乔的唇角也蹭过自己的脸颊。

随砚强制地把黏人的栀乔按回被窝里,红着耳根走出了卧室。

栀乔一直以为自己跟随砚一起睡会发生点儿什么,结果昨晚上的氛围太过温馨,结果竟然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平时经常做梦的自己好像也过了安稳的一夜。

今天的工作就是剪辑视频,栀乔起来后吃了点儿东西就打开电脑开始剪辑,阿姨给栀乔切了水果弄了零食,栀乔道谢后看了一下工作微信发来的合作邀请,筛选后进行了简单的回复,又看了看这几天的评论区,选了几个出现频率高的店进行批量购买。

刷某书的时候栀乔看到了情感贴,标题——男朋友第一次跟我出去过夜就想发生关系怎么办?

描述是,两个人谈了一段时间第一次出去玩开了房间,男生就开始毛手毛脚,最后女生硬是拒绝了,男生也尊重了她的意见,但是两个人还是因此弄得有些不愉快。

栀乔有点儿疑惑,昨天随砚也是第一次跟自己过夜啊,栀乔往下滑滑浏览评论区。

「男人这也太正常了。」

「喜欢一个人就会对他有欲望,很正常啊。」

「他最后尊重了你,那就还是爱护你的。」

「不愉快是因为憋得太难受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 npy 也会憋得一个人生闷气哈哈哈。」

栀乔坐正了一些,什么意思?昨天随砚的反应……难道,不喜欢自己?应该也不是,那还对自己完全没有欲望吗?栀乔下意识地看看自己的小身板,又想了想自己昨天穿的睡裙。

「是不是我昨天穿的太日常了,根本不像一个成年人?」

栀乔打开购物网站搜成人睡衣,出来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栀乔吃了口水果,硬着头皮翻了几下,忽然想起之前自己做过轻奢家居品牌的推荐,当时自己好像买了几条睡裙,但是因为有点儿太性感所以没有拍进视频一直放在衣柜里吃灰。

栀乔转身就上楼,阿姨在下面叫她:「小乔,吃饭啦!」

「阿姨等一下!」

栀乔偷偷摸摸地走进二楼自己的衣帽间,翻了好久才把那几条裙子找到,拆开盒子看着里面藕粉色的顺滑丝绸裙子,栀乔下意识地吞了一下口水,又打开另外一个盒子,是黑色的,胸前大片精致的蕾丝,若隐若现极其勾人。

栀乔坐在地上想了一会儿,联想了一下之前自己看的小黄漫,脸忽然变得很红,收起来就赶快下楼吃饭。

下午栀乔剪视频有点儿心不在焉,效率不高,眼光老往楼上瞟,还动不动地就看看时间,又看看门口。

栀乔给闺蜜发了消息说了自己的想法,紧张得不行,讨论一番后得出结论:「不要忽然就穿得那么性感地出现在随砚的面前,昨天还穿着卡通睡裙今天怎么就穿性感蕾丝了?要逐渐改变风格,铺垫一下。」

「不然,就会显得你很饥渴。」

「对,你说得对。」

随砚晚上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也穿上了家居服,看着靠在床头的小姑娘在玩消消乐,随砚坐在床上伸手摸摸她的头:「还习惯吗?」

栀乔刚完成了一局,抬头看着随砚,眼睛亮晶晶的:「嗯嗯!」

随砚拨弄一下小姑娘的刘海,看着小姑娘穿着的睡裙,很清凉的款式,随砚挪开了目光,这姑娘还真是不设防,傻得可爱。

随砚刚把视线挪回书上就感觉肩上靠过来个小脑袋,还乖顺地蹭了蹭他,栀乔身上甜甜的香气还有这完全依赖的姿态都让随砚感觉很……无奈。

书是看不下去了,随砚关了灯,栀乔也把自己那边的灯关了,乖乖地躺下,随砚也躺下,两个人陷入一种奇异的沉默里。

过了一会儿栀乔的声音响起来:「阿砚你为什么不抱我?」

一起捞偏门

汽车电路维修挣钱吗

2022-6-7 20:06:07

一起捞偏门

团购不赚钱

2022-6-7 20:08: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