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我带娃不赚钱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很多男人看不起家庭主妇了?因为他觉得一个女人只是带个孩子又不赚钱,有什么累的?
我们家我赚钱,我老公带孩子,很多时候我也是看不起他的。以前我只给他生活费。一个月的第一天给两千,然后用完了再五百三百的给,他自己本身是没有零花钱的。他不抽烟不喝酒就是爱打麻将或者打牌,总体上说,他赢钱的次数多,赢的钱也是作为家庭生活费。
就因为他不赚钱,所以我无法忍受他打牌或者打麻将。我觉得“你凭什么拿家里的钱去玩,你又不赚钱?”如果他工作,他拿自己的钱打牌我一句话都不会说.就因为他不赚钱,我觉得他不能花家里的一分钱。
他现在叫我出关带孩子,他去赚钱,因为他不想过做牛做马的日子,虽然我一个月给他一万,但不是一次性给的,分开好几次,他说感受不到尊重。要去上班。我说你能赚到三万一个月我就出关带孩子。
又没有技术年龄又大了,打工也就三五千一个月,我们家连生活费都不够。
我一点都不怕离婚,就怕孩子没人带。以我的收入养两个孩子没问题。

老公说我带娃不赚钱

如何看待老公在家全职带娃,老婆赚钱养家? 老公说我带娃不赚钱

我老公全职带娃 1 年半,这 1 年半里我被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他什么时候去上班啊?

很多人都说我们是吃饱撑的,丈母娘做饭带小孩多好,这种好日子竟然不过?

我必须要谈一谈,促使我让小陈做全职爸爸的源起。

在很早以前,我和小陈作为新手爸妈忙得手忙脚乱时,我跟他说:这样吧,将来谁成功了,另一半就回来带孩子。

当时我还做着小陈能早日发达的美梦,因为我们这一行,发财的概率实在是不大,搞文学创作,也就是勉强糊口而已。

没想到几年后,我的一本小说卖了版权,入账一百多万,我当即有种发达的喜悦,跟小陈说:兑现承诺的时候到了。

当然并不是说小陈事业失败,而是没有像我这样,突如其来赚到一笔钱。以他当时税后两万的月薪,我掐指一算,如果年薪三十万,我至少可以养他三年,为什么不呢?

我是一个非常坚定的热爱体验生活的人。

小陈能做全职爸爸,我简直做梦都要笑醒,终于可以把小孩百分百甩给他了。

在他还是普通爸爸时,他经常号称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跟小孩一起玩。我其实是一个没有什么耐心的人,有小孩的最初几年,我完全依靠强大的母性撑下来。为什么不让喜欢小孩的人做喜欢的事?

小陈考虑了几天,想想大不了过一年再重新上班嘛,就答应辞职了,尽管辞职的过程稍显漫长。

一个多月后,他和我在家里四目相对,当时我唯一的想法是,哎呀,便宜他了,小孩上幼儿园的那八小时,这哥们儿正闲得在家里看电影,而且是一部接一部地看。

幸好度过短暂的迷茫期后,小陈非常忙碌地进入了幼升小的工作阶段。这一年来,他加了无数的家长学习群,去了无数的培训班,陪小孩上了无数的课。

别人经常说,为什么一个爸爸带小孩,你还要给他钱,这不是他应该做的工作吗?

我的薪资标准,完全是按照他上一份工作来定的,发钱的初衷是,这样我可以更加居高临下,理直气壮。如果不发钱,在小陈忙着做饭带孩子的时候,难免会对我气不打一处来:你就不能帮忙干点什么吗?

大部分家庭矛盾都是这样产生的。

关于发薪水这件事,我唯一没想到的是,他的两万月薪,竟然会这么不够花。

以前对男人只有非常肤浅的印象,小陈正式跟我每天在一起后,我才发现,他真的可以一次吃下三斤杨梅,对着一脸盆小龙虾大吃特吃,非常形象地展现了当代已婚男性的特点。

让小陈这位全职爸爸跟很多全职妈妈比,他应该很失败,努力了一年,也没在厨艺上有什么进展,还经常丢三落四,也没做出什么特别伟大的事。

不过我得承认,如果现在让小陈出去上班,我的家庭生活会原地崩溃,很可能再也没办法好好写东西了。想到这点,我心甘情愿继续给他发工资。

家,就是两个人的互相支撑。

有人出钱,有人出力,并不用分男女,更不用分胜负。

爸爸都能变成育儿奇才,因为爸爸拥有女人没有的定力。

女伯爵写信给蒙田,请教如何让孩子有个最好的开端,蒙田在《论教育》里的第一点忠告就是:您应该充分克制自己的母性。

作为多年的情感专栏作家,我当然要把握好如此近距离观察全职爸爸的工作的机会,并忠实地反馈到文字上。以下是我记录的「小陈爸爸」工作报告,供各位赏读。

新人上任三把火 —— 全职爸爸第一周工作报告

小陈第一天上班,给自己立下两个小目标:一,每天早睡早起;二,减肥。

他给自己设了三个闹钟,七点零五分、七点十五分、七点三十五分。

儿子八点上校车,三十五分是最后的期限,二十五分钟内完成穿衣刷牙洗脸吃早饭,对于五岁小朋友来说,相当于人类登月行动,每一步都是伟大的一小步。

小陈第一天和自己老板,也就是我,一起睡到了十点半。

起床后他捶床大叫:「我以后不能这样了,你不要影响我。」

第一天,他熟悉了一下新单位的地形地貌,并一举发现了其中矛盾重重的老问题。比如,厨房里的日本进口电饭煲,居然脏成那样,真的没人注意过这个事情吗?

他描述自己如何吭哧吭哧洗了一个中午,把它洗得里外如新,然后用干净得令人发指的电饭煲,给自己熬了一碗粥。中途我去看了一次,粥只够一个人吃,我有点不满,「什么意思?老板就不吃饭了吗?」

下午两点,我发现小陈一直在楼下忙碌,忍不住又去看了一次,「你在干什么?」

他正在卫生间用电吹风吹电饭煲,回头朝我害羞地笑了笑:「好像洗的时候进水了,我修一下。」

小陈修了整整半个多小时,中途体力不支,上来说:「你知道吗,我本来是个对粥很有要求的人,但是现在只要电饭煲好好的,我吃什么都无所谓。」

日本电饭煲真的质量不错,电吹风竟然吹好了,让小陈非常得意,他摇头晃脑地说:「我就知道是面板进水出了问题。」

第二天他去了宜家,他和儿子打算把北面的一间杂物房改造成儿童房,整个双休日都在整理东西,该扔的扔该卖的卖,从里面整理出来二十多双高跟鞋,小陈问我还穿吗?他同时跟我指出这是一个严重的物资囤积问题。他说:「我最近正在网上卖东西,要帮你卖吗?」

「你怎么卖的?」

「很简单,一个一千二的新秀丽背包,我卖六十块钱,好多人抢着要呢。」

「以后别跟我提这个事了!!」

小陈去宜家买了儿童床、鞋柜、整理柜,并获得一笔儿童房特批资金。

他还买了一个电动螺丝钻,时不时跟我炫耀一下,「你看,有了这个东西,再也不用拧螺丝拧到手酸了,真的很方便。」

我觉得的确是个好东西,但是半夜两点还有微型电钻声,让我非常生气,「你到底要弄到几点?」

后来才明白,作为老板我不应该让员工半途而废,他想加班就让他加吧。

第二天中午,小陈很不好意思地说:「哎,我早上扔垃圾,把剩下的螺丝也给扔了。」

他开始打宜家的客服电话,摁了十几个分机号,才找到管螺丝的部门。他一边开着免提一边跟我抱怨:「你说,我就想要一点螺丝,为什么这么麻烦?」

我从商场的角度考虑了一下,如果拨一个键就能轻易找到螺丝,那顾客怎么吸取教训?以后没完没了地丢螺丝怎么办?小陈花一下午时间,终于弄到了螺丝。我很佩服他百折不挠的精神,如果是我,肯定算了,说不定直接拿点 502 胶水把木板粘上得了。

美是不经意的缺憾嘛。

第三天,小陈买的东西陆陆续续都到了,对讲机、监视器,全部安排在儿童房里,儿子正式入住自己的房间。我妈提心吊胆,「这样真的行吗?」

我第一时间维护了小陈的权威性,让我妈不要多嘴多舌,「都把你『开除』了,你还说这么多干吗?」

儿子胆小如鼠,据我妈描述,晚上一定要挨着人才能睡着,她绝不相信小孩能一个人睡一间房,而且小孩踢被子怎么办?一个晚上要给他盖十几次呢。

我妈作为老臣相当不满。

小陈信心满满,说:「我定了闹钟,两点一次,三点一次,我会过去看的。」

他的确定了闹钟,但是一次都没醒,中年男性睡觉的时候,就像死过去一样,怎么踢都踢不醒。

每次只有我醒了,万籁俱寂之中,摁掉闹钟,跑到隔壁房间,看到儿子趴在床尾,小孩为什么会在睡觉的时候发生自转呢?真是神奇。

我想起他两个月大的时候,有人随便咳嗽一声,就能让他哇哇大哭。现在他跟他爸一样,扔到麻袋里装着走都不会醒。

人类的成长真是一个谜啊。

儿子在单独睡的第一周,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碍,除了尿床一次,感冒一次,这就像新董事上马,股价总会产生一点波动一样,是自然的事情吧。

小陈已经摸清了规律,他保留早上的前两个闹钟,取消第三个闹钟,因为他发现真的到七点半的时候,我妈一定会急吼吼上来敲门,「快点起床啊,怎么还不起床,马上迟到了!」

我妈就像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每一次都力挽狂澜,把小孩赶上末班车。小陈伺候完儿子刷牙洗脸,立刻上床,补一个回笼觉。

我问:「那么,你到底什么时候准备全面培养小孩?」

他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天内培养好,不可能的。」

儿子依然磨磨蹭蹭,依然说话不算数,但是人看起来很开心。他跟我的交流越来越少了,看到我只会说一句:「妈妈你怎么起得这么晚?」或者另外一句:「妈妈你怎么回来这么晚?」

我出门去谈项目,可能会越来越忙,但丝毫没有以前的愧疚感,以前每次出门,一到下午五点,就焦虑孩子怎么办,现在半夜一点到家,也觉得理所应当,这正是我养家的责任。

当然会有一点担心,哎呀,小孩跟我不亲了怎么办?

直到有一天晚上,小陈照例要监察儿子吃饭,一碗饭磨蹭了半小时没吃完,儿子数着米粒扒饭,时不时停下来手舞足蹈讲个笑话,「妈妈,哈哈哈,你看我用米粒摆了一个米饭笑哈哈。」

小陈生气了,忽然拿起一颗酸奶糖说:「你吃这么慢,我就把你的酸奶糖吃掉。」

那是儿子的饭后奖励。

儿子看着爸爸用手拿起酸奶糖,嘴巴一扁:「不要!」

紧接着大哭起来,暴怒:「踢死爸爸!」

一个妈妈可以「卑劣」到这种程度,就是当听到小孩的狠话,反而暗地觉得很开心:太好了,他不恨我,我们可以有一种更良好的共生关系。

他和他爸可能要进入一种相爱相杀模式了。

作为老母亲的我不禁粲然一笑。果然退出育儿项目是对的,不要在不擅长的领域试图做出成绩。

爸爸育儿的核心优势——全职爸爸的第二周工作报告

小陈不看书的。

我从来没见他在家翻过一页书,那么他的育儿攻略是哪儿来的?

他于本周轰轰烈烈展开了儿童房二期改造工程,开始装壁纸、空调、衣柜,小孩暂时在我房间打地铺,我说:「不用搞得这么隆重吧?稍微弄弄就好了。」

小陈断然否决,他说小孩只有在一个真正的房间里,才能好好学习,他要打造一个集学习、娱乐与休息多功能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儿童房。

我在十平方米的小房间里看着他运筹帷幄、信心十足的样子,总觉得有点眼熟。

脑海中开启搜索引擎,终于想到了,这不就是中央七套《致富经》节目中那帮养母猪的人,最喜欢说的话吗?

「饲养好母猪的第一个环节,就是给它们建造一个舒适的家。猪场应建造在水源充足、交通便利、背风向阳的地方,场内生活区、办公区、生产区应合理分配。」

小陈的育儿经听起来跟养母猪很像,他说小孩一定要有自己的房间。

这么想起来,以前我妈带小孩的方式,可能就是人猪混养模式,一种极其粗糙的养殖方法,跟十八世纪瑞典农民把小猪放在房间里一起睡觉一样。

对小陈来说,这是不可接受的,他必须要改变,给小猪一间自己的房间。

小陈在儿童房给自己摆了张桌子,设置出办公区,每天晚上等小孩睡着后,他就在那里一边吃辣鸡爪,一边写美国房车旅行攻略。

有天晚上,还叫了一份五十八块钱的拌牛肉,整个房间充斥着大蒜混杂辣椒的气味,跟夜宵相比,他的攻略看起来就像一个五斤重的实心大馒头,让我想起以前在卫生间蹲厕时,拼命看洗发水说明书的岁月。

叫小陈写攻略不是个好主意,我琢磨着以后不能这么开发员工的剩余价值了,应该把他的光和热用在最适当的地方。

小陈白天补觉的时候,通常是我妈最焦躁的时候,她终于等到小陈出门办事,跑过来跟我投诉:「我每次打你老公电话,他怎么都在睡觉?」

我脸上挂着和蔼的微笑:「你为什么老是打他电话?」

我妈气势汹汹,继续投诉:「你老公真的不靠谱,他出门从来不关灯,昨天出去连门都没关,要不是我回来,我们家早就被人搬空了!」

我妈这代人特别喜欢用别人的大手大脚、好吃懒做,来衬托自己的勤劳朴素、吃苦耐劳,这些中老年妇女特别喜欢凑在一起,数落自己的媳妇,作孽呀,早上八点还睡在床上;数落自己的女婿,作孽呀,车开来开去好像加的是自来水,不是油。

我猜,小陈最近可能位居小区话题榜前列。整个小区的大妈都知道,小陈专门回来带小孩了。

大妈们袖着两只手,想看看小陈的核心优势在哪里。

后来琢磨出来,他的先进之处,可能是懂得放手。

比如教小孩骑自行车,说放手就放手,一群大妈叫起来,「哎哟哎哟小孩摔下去啦。」

小陈遗世而独立,轻喝一声:「没事,他会自己站起来。」

儿子戴着全套护具,在地上摔成皮蛋,他往前摔、往后摔、连环摔、跳着摔、滚来滚去摔,摔得大妈都看不下去纷纷领着自己小孩回家了。几天后,儿子终于会骑车了,他变强了。

小陈带着骑车的小孩在小区里溜达,喜气洋洋展示自己的第一阶段教育成果。

有个大妈看完之后很感动地说,「果然孩子还是要爸爸带,爸爸心硬呀,小孩一头栽到绿化带里去了,我看他就站在外面,一动不动。」

我和我妈听了都心里一惊,开始满小区寻找小孩的身影。

看到小孩矫健的身姿,小短腿拼命蹬着轮子,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时间竟然想到,哎呀,他要是以后迷恋上山地极限自行车,摔个鼻青脸肿怎么办?

小陈依然没有停下脚步,他又给小孩买了一辆更大尺寸的自行车。

他比以前更爱买东西了,每天都在买各种各样的东西。

他买了三个对讲机,说可以在楼下放一个,这样我妈就不用朝楼上大声嚷嚷了。我劝他赶紧打消这个念头,我妈就连说别人坏话,都用铜锣一样响的声音,她喜欢这种中气十足的发音。

他说:「噢,那我们可以出去玩的时候用,放在两辆车上随时沟通。」

「我们为什么要开两辆车出去玩啊?」

「哎呀,肯定有用得到的地方。」

他还买了红外线摄像头,方便晚上看儿童房的情况。夜里十二点,他看了一眼后说:「啊,被子踢了,我再去盖最后一次,后面就靠他自己吧。」

这一定是最无用的东西,因为不管你什么时候打开摄像头,良心都催促着你过去一趟,小孩的脚露在外面,胳膊露在外面。我发现自从放弃看摄像头后,我晚上睡得好多了,就让小孩自谋生路吧。

有一天我看着明媚的春光,说:「不如去野餐啊。」

小陈点头说:「好啊。」

第二天家里便多了十几个彩色盒子,一只巨大的野餐篮。

小陈得意扬扬地说:「做什么事,都要有仪式感。」

他往每个盒子里塞进去各种食品,一只篮子沉得像装了个小孩一样。

我有点绝望,感觉负担不了这样的生活了,本来只想拿个三明治坐在树底下,懒洋洋吹吹春风。后来周末这一天,我左手一个野餐垫,右手一辆儿子的自行车,小陈更是身负重担,背着双肩包,两手分别提着野餐篮和帐篷、护具、准备放飞的风筝、给儿子踢的球。

走进公园两百米后我们就决定安营扎寨,因为实在走不动了。

对着七八个碗里的食物,我忽然觉得,那些带着盼盼小面包野餐的人,其实挺美滋滋的,我根本做不到在人潮汹涌的公园里以优雅自得的态度,慢慢喝一口茶,嚼一口三明治。

小陈殷勤地拿出保温杯说:「我给你准备了一百度的热水,要不要现在烫一碗生菜?」

谁想在公园吃烫青菜啊?!

小陈躺在毯子上说:「你知道吗?有一种智能平衡车,可以背东西的,人走到哪里,就背着东西跟到哪里。等我买了这个,以后出门就轻松了。」

我不禁用尽全身力气大喊:「这个月啥也别想买了!」

男人之间的较量——全职爸爸第三周工作报告

在我看来,小陈属于能力还不错的人,文能订机票做攻略,对洗衣服有迷之热爱,他总是喜欢问我,你身上这件洗吗?快点,我要开始洗衣服了;武能带娃陪吃陪睡一条龙。不错了,我没能力做到的,他都做得不错。

可在我爸看来,小陈差不多是块废物点心。

有一天小陈开车出门,回家的时候发现车胎爆了,疑似行驶过程中有块地上的铁片站起来毅然决然插了进去。

小陈的策略是这样,他准备打电话给保险公司,他们有免费拖车服务,开个拖车过来,送 4S 店大约两三天能修好。

我爸听说后霍然起身,如大侠一般用千斤顶卸下轮胎,自己扛在电动车上去了路口的修理厂补胎。

整个过程他都一言不发,但是第二天去亲戚家吃饭,他喝完酒开始嘲笑小陈:「哈哈哈,补个轮胎还要打电话叫保险公司,哈哈哈,门口补一补不就完了。」

周围大叔们频频点头,「啧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啊,4S 店都是骗子呀,肯定要叫你买个新轮胎。」

我爸那代人看见装修得不错的 4S 店,里面有茶水有点心,有漂亮服务生过来端茶送水,第一直觉都是——骗钱的。如果不骗钱,装修的钱哪儿来?漂亮姑娘的工资谁发?他们抵触成熟的商业社会,认为其中必有蹊跷。

我爸最喜欢去那种简陋至极、破破烂烂、员工穿得跟乞丐一样脏的修理厂,觉得那里会有良心价,而且懂行。

他看到小陈买的净水器,说是骗人的,这都是骗人的。看到小陈买的平衡车,他又摇头,呵呵,这种东西。

上一代人嘛,要理解,我特别渴望小陈能开风气之先,让我爸明白,时代变了。

然而小陈又出事了,清明节去扫墓,他的车被擦了,车上装着扫墓需要的所有东西,全家人在坟墓前等着小陈,久等不来又浩浩荡荡从墓园出来,去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小陈的车被加塞了,他没让,对方气势汹汹下车,说:「你让一下不就好了吗?」

小陈的回答我认为堪称完美,他说:「我不喜欢别人插队。」

如果是我开车发生这样的事,我爸肯定会以社会人的角度训斥我:「他傻你也傻啊?碰到这种人你不让开点?」

现在面对小陈,我爸只能又叹了口气,男子汉唯有酒后吐真言,我爸是铁血真男人,白天没喝酒的情况下,只能默默摇摇头,一个皱眉之中蕴含着「你不懂社会」的八百字小作文。

小陈浑然不觉,他回家还开开心心告诉我:「对方那辆车的司机很生气,好像是被老婆骂惨了。」

当然,清明这种凄风苦雨去扫墓的日子,还碰到擦车,连我都觉得崩溃,怎么会有这种事?

有时候我甚至怀疑小陈是不是故意的,他或许觉得与其去墓地扫墓,不如在马路上伸张正义。

小陈每天都会带小孩出去玩,我小时候,我爸也很喜欢带我一起玩。

在有限的童年记忆里,我爸是出场较多的那一个,当时我妈工作比较忙,几乎每天上下学,我都坐在我爸那辆二八大杠自行车上。

我爸当年很可能是比较温柔的男人,他很喜欢小孩,不过可惜的是,他照顾小孩相当缺根弦。有一次我印象很深刻,放学坐在我爸自行车后座上,是一个暖烘烘的春日,鸟语花香,他和朋友并排骑在马路上,九十年代的乡间公路,汽车还不怎么多见,我爸和对方兴高采烈地讨论着昨晚的牌局,那时流行打红五星,他说他手里三张 A,拿出来的时候别人眼睛都直了。

我爸笑得前仰后合,一个笼头没稳住,后座的我正着迷地看着路边草丛里白粉蝶翩翩起舞,醒悟过来时,自己已经摔在草堆里了。我爸依然在前面起劲地蹬着车。

我奋力呼喊:「爸爸,爸爸——」

我爸这才回头,恍然大悟,他飞奔回来看到我鼻子上全是血,第一句话是:「你可千万别告诉你妈啊。」

小陈不会做这样的事,他对儿童安全非常重视,从安全提篮到各种安全座椅,前前后后大概买过五六个。

儿子总是坐在安全座椅上,像坐在龙椅上一样。

清明过后两天,儿子告诉我:「今天爸爸在田里摔了一跤,两只脚都是泥,然后他就找了个大水坑开始洗,洗了好长时间。」

我问小陈:「这是真的吗?听说今天七度你在乡下水坑里洗脚?」

小陈闭上眼睛:「有什么办法,真的是刺骨的冷。」

他为了找一块空地给小孩飞无人机,一不小心踩进干涸的河泥,可谓可歌可泣。

「你洗脚的时候儿子在哪里?」

「他坐在车里看着我啊。」

小陈看孩子的本事还行,就是看自己的本事不太行,日常总有倒霉事。

他给小孩买了全套护具骑车,但是自己穿上溜冰鞋,摔得两手都是血。他为了让儿子不被太阳晒,专门背个帐篷来春天的草地上。结果走的时候花了二十分钟,始终收不起那个号称一步收拢的帐篷。

他招呼我:「你过来帮我重新支起来。」

我当时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因为每次我爸弄这顶帐篷时,都会冲我说:「你走开点,千万不要动。」

我还是伸手过去帮他了,然后啪嗒一声,帐篷的弹簧准确夹到我的拇指内侧,瞬间的疼痛感几乎达到极致,肉被弹簧夹飞了一块,还有一小块迅速形成了指甲大小的乌青块。

小陈看了一眼,迅速做决定:「快点戳破这包污血。」

他拿出了一根牙签。

我倒吸一口冷气,终于知道了我爸为什么好几年从没让我碰过这顶帐篷,我爸知道我是个智障,小陈不知道。

我爸虽然大男子主义,但到底是我爸爸啊。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爸先看到了小陈满手的伤痕,再看到了我的大拇指,立刻说道:「你们是不是动帐篷了?」

世上只有爸爸好。

看来只有我儿子能体会小陈的好处了。

据说儿子那天在车里目睹小陈摔了个大马趴,在寒风里洗脚的全过程,过了很久才跟他回顾:「我觉得你那天很搞笑哎。」

如何与岳母和平共处?——全职爸爸第四周工作报告

千万别把丈母娘的客气当真。平常还好,出门旅游的时候尤其要充耳不闻。

小陈对付我妈只有一种方案:不听不听……

一起捞偏门

为什么卖不锈钢成品不赚钱

2022-7-16 17:31:28

一起捞偏门

股东不炒作怎样赚钱

2022-7-16 17:36:2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