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赚钱的女人是最累的吗

为什么很多女人都以为赚钱很容易?

因为大部分的女人其实都没有赚过什么钱,也不懂赚钱的辛苦。

很多女人说,一个男人毕业10年应该有存款100万。

可现实就是很多男人毕业10年了,连10万块都拿不出来。

甚至就是负债累累,有的人还进入到失信黑名单了。

不赚钱的女人是最累的吗

老婆不想上班、不想赚钱,是种怎样的体验? 不赚钱的女人是最累的吗

有屋的第三任,不上班不工作,在家照顾小孩,有屋被女人伤怕了,自己留了一手,但是实情可没那么简单。

有屋的第二任媳妇王馨,还曾在我家住过一段时间。

那时候,有屋的大女儿心儿还在王馨肚子里。因为有屋和王馨都还没到法定的结婚年龄,没办法办理结婚证,有屋又想留下这个孩子,最后一合计,就让王馨到我家来躲一躲。

要说,王馨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她的漂亮不仅仅在于端正的五官和略丰满却充满活力的身材,更在于她的风情。这「风情」不算是一个好词汇,我妻子尤其这么觉得。对于女性来说,另一个女性所展现出的对异性的诱惑,总不是什么好特质。

王馨性格活泼,爽朗直率,让妻子很不喜欢的另一点是,她不怎么避讳同性或者异性,很能和人打成一片。王馨笑起来,脸上鼓起来两坨肉,有几分可爱。和有屋的前一任比起来,简直天上地下。

有屋是妻子的堂弟,七十年代末生,比我和妻子小几岁。在王馨之前,他曾经有过一个「媳妇」桂花,是他在贵州打工的时候认识并带回家来的。

我们老家在四川边上,四周横着高山,在几座山之间的平坦地带,生出了我们县城;而我们老家不在县城,却在更远的河边,离县城三十公里左右,要换三次交通工具才能到。这里偏僻,九十年代时,大家又都穷,女孩子不愿意嫁进来,本地的女孩子也都跑出去打工,外嫁了。

本地男人为了传宗接代,只能去外地生活、在偏僻的地方娶妻;或者去更偏远的地方,骗一个进来。反正还有更穷的地方、更穷的女人,只要隐瞒自己的家境,带回家来见家长,就算「骗」回来了。

桂花就是这样被他「骗」回来的。桂花是云南人,和有屋在打工的地方认识的。她家里比我们这里还穷,小小年纪就辍学出去打工,遇到有屋的时候,才十五六岁,小小的一个,又黑又瘦。

我们也见过她,她一看就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孩子模样,不爱说话,也不会和人攀谈,和后来的王馨完全相反。她在有屋家里也不知道做事情,只是她特别听话,有屋和有屋的娘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这样的女孩子,老实巴交,本本分分,虽然不热络,却是可以过日子的。但面对年纪尚小的桂花,亲戚们还是难免想着,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有屋的妈妈更是觉得,反正年纪小,先处着,等年龄到了再说吧。

那时候的「处着」,其实也就和结婚没什么差别。桂花在有屋家里住了两年多,平时干活就跟着有屋的娘,不吭一声;晚上和有屋睡在一起。一来太小了确实没办法领证,二来家人对她也不是特别满意,就一直拖着。

直到两年后,十七八岁的桂花怀了孕,有屋才有点慌了。那时候还是无法办理结婚证,桂花的户口本也没带在身边,而是在云南老家。没有结婚证,桂花没办法生小孩。有屋只好带着桂花去医院把孩子打掉了。

孙子没了,有屋的娘心疼得什么似的,就让有屋赶紧想办法把证拿了,不然下次怀孕了还是不能生,身子也熬坏了。有屋听了话,又多方打听,听说可以找人想办法,通过一些不正当的手续隐瞒桂花的年龄,先把结婚证拿了。

为了拿到桂花的户口,「托人」办理结婚证,有屋带着桂花回到桂花老家。但两个月之后,有屋一个人回来了。我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有屋自己也没说清楚。有屋这边没有再联系桂花,桂花那边也没提要再过来,两个人最后不了了之了。

有屋当时也不过二十上下,年龄还小,加之桂花并不是那么好看,因此这件事并没有给有屋带来什么打击。那一阵,有屋的爹身体不好,为了照顾老爹,他暂时没有再去贵州打工,而是留在本地一个亲戚开的饭馆里学厨师。亲戚的饭馆在县城里,不大不小,员工十来个,其中就有负责洗碗的王馨。

王馨也算是本地人,老家离我们这里也就二三十里。她的样貌在服务员和前台中都是拔尖的,再加上性格外向,爱说话,一下子就抓住了有屋的心,没多久两人就好上了。比起桂花,王馨得到的评价显然高多了,有屋娘向我们说起她的时候,一脸的欣慰:「好看,称头(漂亮的意思),生的小孩也更聪明好看点」。

去有屋家时,从老人到家里的子侄,她都能聊的上话,绝不会冷场。她的落落大方和活泼开朗也很快赢得了家人的喜爱,两个人很快就同居了。

也是因为年龄的原因,两个人虽然实质上成了夫妻,却还没有结婚证。有屋这次不像上次那样,领不领证无所谓的,而是一心要和王馨长相厮守。两个人如胶似漆的,没过多久,王馨就怀孕了。虽然也是未婚先孕,有屋却决心要王馨把孩子生下来。

那前后,有屋也曾偷偷向我们透露,王馨好看,他自己却不怎么样,遇到王馨是八辈子修来的。有个孩子,多少也有点牵挂,两个人处得更好些。为了不被人查到未婚怀孕、生下这个「非法」的孩子,他央求我们收留王馨一段时间。

他自己则又到处找关系、想要早点把结婚证办下来。小舅子有求于我们,妻子答应了,我自然不会拒绝。

王馨就在我们家住下了。她来的时候也没带多少东西,只有几件衣服和一些洗漱用品。她大着肚子,身上长了肉,比以前更丰满,面色也更红润了。我和妻子上班都很忙,平时妻子关照她比较多些,她挺客气的,平时说说笑笑,也不给我们添什么麻烦。

但慢慢地,妻子觉得不太对劲了。一则,王馨一个年轻女人,总是住在我们家,听起来不太好。那时候,儿子在县城里的学校住读,王馨平时一个人待在我们家里,妻子加班的时候,我提前回家,那孤男寡女的怎么相处?二则,王馨毕竟大着肚子,我们无法照看她,万一在家里有个什么磕磕碰碰,怎么好说呢?

我一开始还觉得妻子太敏感了,但我也慢慢察觉到了不方便。

有一次,我下班回家,习惯性地推门进卫生间,却看见王馨正站在里面,我吓了一跳,赶紧把门关上。王馨在卫生间笑着大声说:「不好意思啊虎哥!你等一下!」

我尴尬地回自己房间,脱掉外套,去厨房准备晚饭,忽然听见王馨说:「虎哥,晚上吃撒子呀?」

王馨的声音没有刻意地娇媚,但那语调听起来还是很软的。我看了看家里的菜,报了几个菜名,问她:「今天就这几个可以不?」

王馨的肚子已经明显地鼓起来了,为了省力,她靠在门上,夸我说:「我没得啥子好挑剔的,有吃的就不错了。虎哥你做饭还是一把好手哦,姐姐就等着吃现成的。」

「她忙嘛,我下班早点就我做撒。」我顺口说着。

我回忆当时的情形,完全没有觉得王馨有任何勾引之处,我对她也没有任何非分之想,更何况她还是个孕妇。但这样相处确实有点尴尬,我借口油烟大,怕呛着孩子,关上了厨房的门。妻子后来说,她刚回家,就看到王馨坐在厨房外面的餐桌前笑眯眯地等着,她肺都要气炸了。

妻子不开心,我不敢小觑,就和她商量说:「要不让她走吧,现在月份也慢慢大了,万一要生了还是有屋他们在好点。」

妻子一开始还有点犹豫,毕竟是自己的堂弟,她有些抹不开脸。我没办法,只好每天在单位加班,等妻子下班再一起回去,避免单独相处的尴尬,也免得妻子不开心。

但就算是这样,按照妻子的说法,王馨也「总能找到和我相处的机会」,妻子开始怀疑王馨的品行,「她要是真的那么好,怎么不知道避嫌?怎么你在哪个房间她就要凑过去?当时她和有屋才两个月就住到一起了,能是什么好女人?」

妻子不好明说,就私下找我闹。我是真没觉得王馨刻意找我,加上我也已经主动避让了,也挺委屈。于是我同妻子说她想太多了,如果不开心,就赶紧让王馨回去,不管怎么顾及有屋,还是我们自己家庭和睦最重要。妻子皱着眉头翻来覆去,终于让王馨回去了,说月份大了,我们不在家,怕照顾不好。

王馨倒是爽快地搬走了,走之前还跟我们千恩万谢的。不久,心儿就出生了。虽然是个女儿,有屋还是宝贝得很,发信息给我们道谢。

我问他:「你们什么时候领证?娃娃要上户口哦。」

一起捞偏门

体育老师怎么赚钱不违规

2022-7-15 18:19:05

一起捞偏门

天津正宗焦庄烧饼赚不赚钱 天津正宗焦庄烧饼连锁怎么样

2022-7-15 18:23:2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