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桃贝姐直播赚钱不仙桃贝姐来汉川了!和汉川这个服装厂一起“两条腿走路”!
仙桃贝姐,她的段子短视频你看过吗?挺搞笑的吧,我看过,粉丝近一百万了。这几天她来汉川汉正服装城了,在生产车间进行了直播,效果还不错。
这个厂位于汉正服装城F区3期,在参加火热网络的长丰大道展销会同时,线上市场也在做。越来越多厂家,会加入其中。
电商直播带货,已经成为当前最热门新业态,新模式。刷抖音、快手等网民有七八亿人。省内有些网红,也从汉川拿货。直播,如今成为电商发展新常态。
我们汉川,也有网红,但只能算本地小网红,大多几万粉丝而已。最有希望是汉派服饰网红直播基地,已落地浙商产业园。将从流量扶持、技能培训等,全方位助力企业快速发展。期待今后更多汉川产服装,能从这里销往全国。







直播行业真的赚钱吗? 仙桃贝姐直播赚钱不

在直播行业,有人很赚钱,但有人却葬送了自己的一生……
我和我的前女友,就因为「直播」的事分手了。
1.
「李星,你要是不同意,我们就分手。」
狼狈不堪的出租屋里,贞贞眼里噙着泪花。
我蹲在床边抓耳挠腮,活像是只走投无路的猴子,只能使劲嘬烟,试着让自己心情平复下来。
矛盾出现在两个小时前。
贞贞从浴室走出来,我听着动静手忙脚乱地将屏幕赶紧从直播切出来。贞贞似乎并未发现我的动作,对着镜子照来照去,边擦头发边说:「李星,我今天把工作辞了。」
我随口应了声「嗯」,才反应过来贞贞的话,赶紧追问:「啥?」我怀疑是听错了,要不然她怎么会毫无征兆的辞职。
「我说我今天把工作辞了。」
「不是,怎么回事啊!」
「你能不能声音小点,不就是辞职吗?」贞贞漫不经心说道:「那份工作太无聊了,而且每个月就三千多块,我前段时间不是和你说过,有人找我去做直播吗?说我长得这么好看,保证每个月至少能赚上万。」
我想起刚才看的女主播,搔首弄姿,打擦边球,我就办个 6 块钱的卡,都能换来她嗲叫哥哥。让我女朋友去做这种工作?怎么可能。
「之前不是说好不想这个的吗?咱能不干这种丢人事吗?」
贞贞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她把手里的毛巾狠狠砸在我身上:「丢人?你每个月就赚三千多,连给我买个包都买不起,你怎么不想想自己丢人不丢人?」
「反正就是不行!陆贞贞,当主播这件事没得商量。」
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贞贞每次都是这些伤人的话,这样的话已经听得我耳朵快要生出茧子了。
每次争吵,贞贞总会搬出这些话来对标我们的生活。
仿佛刚毕业的大学生,就都是她眼中看见的,每天背着上万的包包上班划划水,下了班就换上动辄几千块的倒钩,开着豪车去老报馆,酒吧街享受夜生活。
而我这样拿着三四千块钱工资,每天上班累成狗的人,是特例,是无能,是不上进。
我觉得再也不能待在屋子里,否则又是无休无止的争吵。
2.
我叫了小灵出来陪我,借着酒劲把对贞贞的不满吐了个干净。
「所以,你是默许她当主播了?」
小灵放下了手里的串,脸上带着些古怪。
我端着面前的啤酒灌了一口,耸了耸肩:「不然呢?你不会以为我是出来让你白蹭顿烧烤吧!」
「老娘就知道,不是我搞心态,你说何苦呢?你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当个舔狗。」
「如果不是真心喜欢,谁愿意当舔狗呢?那你说,要是你怎么着?」我向小灵求助。
「要是我?」小灵呵呵冷笑着:「要是我的话,直接就和她分了。这种女人,惯着有用吗?你看看平时你在她面前卑微成什么样子了,也没能落得个好。」
「咱们也是这么些年老朋友了,你还不知道我的情况吗?」我苦笑着点了根烟,有些无奈道。
小灵伸手从我嘴里把烟抢了过去,噙在嘴里吞吐起来,满面愁容道:「你也知道咱们是老朋友,那你说你自己是不是瞎了眼,现在想起来我说过女人比男人更能鉴婊的话啦?早就跟你讲过,你就是不听。现在闹到这一步,我劝你分,你倒是还在埋怨我的主意。」
「像我这样的男人……」
「又来。」小灵打断道:「像你这样的男人怎么着?是你自己甘心当舔狗好不好,你愿意的话,随时都能换个女朋友。」
「说的轻巧。」
我闷哼一声,懒得再和小灵争辩,杯中的酒晃来晃去,晃成了一个漩涡,将我的思绪拉扯到了大学。
那时贞贞素面朝天,背着毛绒兔子挎包,和我迎着风雪赶到融创乐园坐摩天轮。下来后,她说如果每年冬天一起坐摩天轮,那么她什么都不要,只要我。
要不这次,还是依着贞贞的意思?
3.
贞贞做主播已经三个月了,在我看来一切正常,或许当初是自己多虑了。
已经入了冬,小灵约我叙旧。我们约在了罍街,这条街是合肥最出名的美食街,即便晚上也人流如注,丝毫没有因为天寒而变得冷清。烧烤店里的空调开着,暖风吹拂,室外的人声也将这里衬托的热热闹闹。
可当我听完小灵的话,所有热闹都变得与我无关,合肥的冬天太寒,使人如坠冰窖。
我瞪着小灵,又低头看了眼手机上的内容,仰头灌了口酒。
这应该只是一场梦,一场噩梦。
手机里播放的画面,赤身裸体的女子骑在一个面部被打码的黝黑胖子身上卖力地摇晃,眼睛里泛着春水,我像是吃了一记闷棍,手机里淫秽的话语像无数毒针刺痛五脏六腑。
「陆贞贞是个渣女,现在能说这是个误会吗!?」
误会,怎么可能是误会,贞贞腰间的那个星星的纹身,不就正是我们当初在大学的时候一起纹的吗?我现在还能记得,她咬着牙忍痛,说没关系,她想把我刻在身上,惹得我又心疼又感动。
「这视频,哪来的?」我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压低了声音询问。
「是我在一个群里面看到的,我私下问过发出来的群友,他说是从一位叫龙先生那里买来的视频。」
《龙先生 | 美女主播,明码 2 万》这行标题像是一柄柄刀刺进我的眼里,妈的,两万。我这些年鞍前马后狗一样将你供着,将你宠成天上的公主,现在你倒好,你真去当公主卖了?
「让你少玩点黄群,你看现在把我玩出事来了吧!」
「李星,你在我面前,没必要这样逞强的。」
「那我 tm 能怎么做,你教我啊!」
我再也压不住心里的怒火,一脚踹在桌子上,烧烤和酒瓶子噼里啪啦摔得满地都是。手机黏在满地的烧烤废弃物里面,耳机线被扯掉,嗯嗯啊啊的声音从中传出来。
我疯了般一脚接一脚踩在手机上,想要制止它发声,可它却异常坚固,屏幕都已经被踩坏了,声音还在断断续续飘出来。
那声音仿佛一道魔咒,穿过我的身体,撕碎我的神经,嘲笑着我的无能。
我无力地蹲在地上,抱头痛哭。小灵匆匆从满地狼藉中捡起手机,拦下了走过来的店主,付完账后硬拉着我离开了烧烤店。
「小灵,你说这是凭什么?她凭什么这么对我。」
我的眼泪暴露在空气里,温度以极快的速度消逝,我想要直接顺着天桥的栏杆翻下去,给自己一个荒唐的结尾,来结束这个荒唐的故事。
「听话,你先跟我回去。」
小灵把我带回了她家,经历了先前的要死要活,此刻我几乎麻木了。躺在沙发里,我感觉手脚都在逐渐变得冰凉。
我忽然脑海中闪现出曾经看到的一句话,如果人的心死了,身体是否也会跟着死去?
现在我有了答案,会死的。
4.
我要和贞贞分手,立刻,马上。
「就这么和她分手,太便宜那个臭婊子了。」
我想要试着维护贞贞最后的体面,低声道:「你别这么叫她。」
小灵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她站起身气急败坏道:「李星,现在我可是在帮你。你是不是舔狗当习惯了,她都已经这样了,你还在处处维护她。」
「小灵,你先冷静下好不好?」
「不好。你想想自己在那个婊子身上浪费的几年时光,最后换来的是什么?如果你现在就这样跟她分手,不给她吃点教训,是不是太便宜她了?你忘了她骑在别人身上吗?」
小灵尖锐的言语像是一柄柄刀刺在我心上,视频中的那幅画面又神不知鬼不觉钻进了我的脑海,贞贞趴在那个黝黑的胖子身上。她以前分明跟我说过,她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胖子,所以这些年无论生活再忙,我都尽力维持健身习惯,让自己保持个好身材……
我狠狠嘬着烟,烟蒂已经在双指间微微变形:「你说,我该怎么做?」
「挖出来这个龙先生,举报他们传播淫秽,把他们一起送到监狱里,让她身败名裂。」
我诧异地看了眼小灵,没想到她的报复竟然如此狠心。
「好。」
5.
我向贞贞撒了谎,说最近工作需要加班,就直接住在公司了。贞贞在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脸上表现出了埋怨,但我还是抓住了她眼神里隐藏的笑意。
也正是这一点点笑,让犹豫不决的我彻底认同了小灵的话,决定对陆贞贞展开报复。
我请了长假,最近几天都在暗中跟踪陆贞贞。
我发现陆贞贞当初说自己要做主播可能本身就是个借口,她根本就没有去直播公司,反倒是整天在商场徘徊,和各种男人见面。这使我心中更加气愤,感情陆贞贞从一开始就在欺骗我,把我当傻子耍得团团转。
直到周五,我才捕捉到陆贞贞和龙先生见面。虽然我从未见过龙先生的面容,但那黝黑肥胖的身躯,我还是一眼就辨认了出来。
两人在之心城转了圈,便径直朝酒店走去。我预计龙先生今天也会进行视频拍摄,远远地将两人拍摄下来,想要看看警察到时候能不能用上。
奇怪的是,我在照片中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当我放大看的时候,似乎是小灵,她和一个光头男人站在咖啡馆前,似乎是正在聊天。
正在这时,我屏幕闪出一条微信消息【不要报警】。
微信是陆贞贞发过来,她发现我了?
【我们分手吧!这算是我最后求你的事。】我又收到了陆贞贞的信息。
「你以为简单一句分手就能把所有事情跳过去,在我眼皮子底下和别的男人开房。」看完微信后,我忍不住骂出了声,一拳砸在墙上。
妈的,现在就报警。我打开了通话,准备按下 110 的号码。
【我爱你】
陆贞贞的微信强提醒占据了整个手机屏幕,灼目的三个字和那张雪日摩天轮的头像,让我眼睛酸涩。我怔在原地,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了,再也没有力气去按下屏幕。
「我认了,我就是个舔狗。」
我将手机揣进口袋,快步朝酒店走去。我要戳破龙先生的谎言,让陆贞贞知道,那个死胖子在偷拍她。
我要亲口把陆贞贞骂醒,你就是个骗子,摩天轮都是扯淡,你眼里只有钱,你就是个拜金女,还是个没脑子的拜金女。

仙桃贝姐,她的段子短视频你看过吗?挺搞笑的吧,我看过,粉丝近一百万了。这几天她来汉川汉正服装城了,在生产车间进行了直播,效果还不错。
这个厂位于汉正服装城F区3期,在参加火热网络的长丰大道展销会同时,线上市场也在做。越来越多厂家,会加入其中。
电商直播带货,已经成为当前最热门新业态,新模式。刷抖音、快手等网民有七八亿人。省内有些网红,也从汉川拿货。直播,如今成为电商发展新常态。
我们汉川,也有网红,但只能算本地小网红,大多几万粉丝而已。最有希望是汉派服饰网红直播基地,已落地浙商产业园。将从流量扶持、技能培训等,全方位助力企业快速发展。期待今后更多汉川产服装,能从这里销往全国。

直播行业真的赚钱吗? 仙桃贝姐直播赚钱不

在直播行业,有人很赚钱,但有人却葬送了自己的一生……
我和我的前女友,就因为「直播」的事分手了。
1.
「李星,你要是不同意,我们就分手。」
狼狈不堪的出租屋里,贞贞眼里噙着泪花。
我蹲在床边抓耳挠腮,活像是只走投无路的猴子,只能使劲嘬烟,试着让自己心情平复下来。
矛盾出现在两个小时前。
贞贞从浴室走出来,我听着动静手忙脚乱地将屏幕赶紧从直播切出来。贞贞似乎并未发现我的动作,对着镜子照来照去,边擦头发边说:「李星,我今天把工作辞了。」
我随口应了声「嗯」,才反应过来贞贞的话,赶紧追问:「啥?」我怀疑是听错了,要不然她怎么会毫无征兆的辞职。
「我说我今天把工作辞了。」
「不是,怎么回事啊!」
「你能不能声音小点,不就是辞职吗?」贞贞漫不经心说道:「那份工作太无聊了,而且每个月就三千多块,我前段时间不是和你说过,有人找我去做直播吗?说我长得这么好看,保证每个月至少能赚上万。」
我想起刚才看的女主播,搔首弄姿,打擦边球,我就办个 6 块钱的卡,都能换来她嗲叫哥哥。让我女朋友去做这种工作?怎么可能。
「之前不是说好不想这个的吗?咱能不干这种丢人事吗?」
贞贞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她把手里的毛巾狠狠砸在我身上:「丢人?你每个月就赚三千多,连给我买个包都买不起,你怎么不想想自己丢人不丢人?」
「反正就是不行!陆贞贞,当主播这件事没得商量。」
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贞贞每次都是这些伤人的话,这样的话已经听得我耳朵快要生出茧子了。
每次争吵,贞贞总会搬出这些话来对标我们的生活。
仿佛刚毕业的大学生,就都是她眼中看见的,每天背着上万的包包上班划划水,下了班就换上动辄几千块的倒钩,开着豪车去老报馆,酒吧街享受夜生活。
而我这样拿着三四千块钱工资,每天上班累成狗的人,是特例,是无能,是不上进。
我觉得再也不能待在屋子里,否则又是无休无止的争吵。
2.
我叫了小灵出来陪我,借着酒劲把对贞贞的不满吐了个干净。
「所以,你是默许她当主播了?」
小灵放下了手里的串,脸上带着些古怪。
我端着面前的啤酒灌了一口,耸了耸肩:「不然呢?你不会以为我是出来让你白蹭顿烧烤吧!」
「老娘就知道,不是我搞心态,你说何苦呢?你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当个舔狗。」
「如果不是真心喜欢,谁愿意当舔狗呢?那你说,要是你怎么着?」我向小灵求助。
「要是我?」小灵呵呵冷笑着:「要是我的话,直接就和她分了。这种女人,惯着有用吗?你看看平时你在她面前卑微成什么样子了,也没能落得个好。」
「咱们也是这么些年老朋友了,你还不知道我的情况吗?」我苦笑着点了根烟,有些无奈道。
小灵伸手从我嘴里把烟抢了过去,噙在嘴里吞吐起来,满面愁容道:「你也知道咱们是老朋友,那你说你自己是不是瞎了眼,现在想起来我说过女人比男人更能鉴婊的话啦?早就跟你讲过,你就是不听。现在闹到这一步,我劝你分,你倒是还在埋怨我的主意。」
「像我这样的男人……」
「又来。」小灵打断道:「像你这样的男人怎么着?是你自己甘心当舔狗好不好,你愿意的话,随时都能换个女朋友。」
「说的轻巧。」
我闷哼一声,懒得再和小灵争辩,杯中的酒晃来晃去,晃成了一个漩涡,将我的思绪拉扯到了大学。
那时贞贞素面朝天,背着毛绒兔子挎包,和我迎着风雪赶到融创乐园坐摩天轮。下来后,她说如果每年冬天一起坐摩天轮,那么她什么都不要,只要我。
要不这次,还是依着贞贞的意思?
3.
贞贞做主播已经三个月了,在我看来一切正常,或许当初是自己多虑了。
已经入了冬,小灵约我叙旧。我们约在了罍街,这条街是合肥最出名的美食街,即便晚上也人流如注,丝毫没有因为天寒而变得冷清。烧烤店里的空调开着,暖风吹拂,室外的人声也将这里衬托的热热闹闹。
可当我听完小灵的话,所有热闹都变得与我无关,合肥的冬天太寒,使人如坠冰窖。
我瞪着小灵,又低头看了眼手机上的内容,仰头灌了口酒。
这应该只是一场梦,一场噩梦。
手机里播放的画面,赤身裸体的女子骑在一个面部被打码的黝黑胖子身上卖力地摇晃,眼睛里泛着春水,我像是吃了一记闷棍,手机里淫秽的话语像无数毒针刺痛五脏六腑。
「陆贞贞是个渣女,现在能说这是个误会吗!?」
误会,怎么可能是误会,贞贞腰间的那个星星的纹身,不就正是我们当初在大学的时候一起纹的吗?我现在还能记得,她咬着牙忍痛,说没关系,她想把我刻在身上,惹得我又心疼又感动。
「这视频,哪来的?」我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压低了声音询问。
「是我在一个群里面看到的,我私下问过发出来的群友,他说是从一位叫龙先生那里买来的视频。」
《龙先生 | 美女主播,明码 2 万》这行标题像是一柄柄刀刺进我的眼里,妈的,两万。我这些年鞍前马后狗一样将你供着,将你宠成天上的公主,现在你倒好,你真去当公主卖了?
「让你少玩点黄群,你看现在把我玩出事来了吧!」
「李星,你在我面前,没必要这样逞强的。」
「那我 tm 能怎么做,你教我啊!」
我再也压不住心里的怒火,一脚踹在桌子上,烧烤和酒瓶子噼里啪啦摔得满地都是。手机黏在满地的烧烤废弃物里面,耳机线被扯掉,嗯嗯啊啊的声音从中传出来。
我疯了般一脚接一脚踩在手机上,想要制止它发声,可它却异常坚固,屏幕都已经被踩坏了,声音还在断断续续飘出来。
那声音仿佛一道魔咒,穿过我的身体,撕碎我的神经,嘲笑着我的无能。
我无力地蹲在地上,抱头痛哭。小灵匆匆从满地狼藉中捡起手机,拦下了走过来的店主,付完账后硬拉着我离开了烧烤店。
「小灵,你说这是凭什么?她凭什么这么对我。」
我的眼泪暴露在空气里,温度以极快的速度消逝,我想要直接顺着天桥的栏杆翻下去,给自己一个荒唐的结尾,来结束这个荒唐的故事。
「听话,你先跟我回去。」
小灵把我带回了她家,经历了先前的要死要活,此刻我几乎麻木了。躺在沙发里,我感觉手脚都在逐渐变得冰凉。
我忽然脑海中闪现出曾经看到的一句话,如果人的心死了,身体是否也会跟着死去?
现在我有了答案,会死的。
4.
我要和贞贞分手,立刻,马上。
「就这么和她分手,太便宜那个臭婊子了。」
我想要试着维护贞贞最后的体面,低声道:「你别这么叫她。」
小灵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她站起身气急败坏道:「李星,现在我可是在帮你。你是不是舔狗当习惯了,她都已经这样了,你还在处处维护她。」
「小灵,你先冷静下好不好?」
「不好。你想想自己在那个婊子身上浪费的几年时光,最后换来的是什么?如果你现在就这样跟她分手,不给她吃点教训,是不是太便宜她了?你忘了她骑在别人身上吗?」
小灵尖锐的言语像是一柄柄刀刺在我心上,视频中的那幅画面又神不知鬼不觉钻进了我的脑海,贞贞趴在那个黝黑的胖子身上。她以前分明跟我说过,她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胖子,所以这些年无论生活再忙,我都尽力维持健身习惯,让自己保持个好身材……
我狠狠嘬着烟,烟蒂已经在双指间微微变形:「你说,我该怎么做?」
「挖出来这个龙先生,举报他们传播淫秽,把他们一起送到监狱里,让她身败名裂。」
我诧异地看了眼小灵,没想到她的报复竟然如此狠心。
「好。」
5.
我向贞贞撒了谎,说最近工作需要加班,就直接住在公司了。贞贞在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脸上表现出了埋怨,但我还是抓住了她眼神里隐藏的笑意。
也正是这一点点笑,让犹豫不决的我彻底认同了小灵的话,决定对陆贞贞展开报复。
我请了长假,最近几天都在暗中跟踪陆贞贞。
我发现陆贞贞当初说自己要做主播可能本身就是个借口,她根本就没有去直播公司,反倒是整天在商场徘徊,和各种男人见面。这使我心中更加气愤,感情陆贞贞从一开始就在欺骗我,把我当傻子耍得团团转。
直到周五,我才捕捉到陆贞贞和龙先生见面。虽然我从未见过龙先生的面容,但那黝黑肥胖的身躯,我还是一眼就辨认了出来。
两人在之心城转了圈,便径直朝酒店走去。我预计龙先生今天也会进行视频拍摄,远远地将两人拍摄下来,想要看看警察到时候能不能用上。
奇怪的是,我在照片中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当我放大看的时候,似乎是小灵,她和一个光头男人站在咖啡馆前,似乎是正在聊天。
正在这时,我屏幕闪出一条微信消息【不要报警】。
微信是陆贞贞发过来,她发现我了?
【我们分手吧!这算是我最后求你的事。】我又收到了陆贞贞的信息。
「你以为简单一句分手就能把所有事情跳过去,在我眼皮子底下和别的男人开房。」看完微信后,我忍不住骂出了声,一拳砸在墙上。
妈的,现在就报警。我打开了通话,准备按下 110 的号码。
【我爱你】
陆贞贞的微信强提醒占据了整个手机屏幕,灼目的三个字和那张雪日摩天轮的头像,让我眼睛酸涩。我怔在原地,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了,再也没有力气去按下屏幕。
「我认了,我就是个舔狗。」
我将手机揣进口袋,快步朝酒店走去。我要戳破龙先生的谎言,让陆贞贞知道,那个死胖子在偷拍她。
我要亲口把陆贞贞骂醒,你就是个骗子,摩天轮都是扯淡,你眼里只有钱,你就是个拜金女,还是个没脑子的拜金女。
‘ alt=’仙桃贝姐直播赚钱不仙桃贝姐来汉川了!和汉川这个服装厂一起“两条腿走路”!
仙桃贝姐,她的段子短视频你看过吗?挺搞笑的吧,我看过,粉丝近一百万了。这几天她来汉川汉正服装城了,在生产车间进行了直播,效果还不错。
这个厂位于汉正服装城F区3期,在参加火热网络的长丰大道展销会同时,线上市场也在做。越来越多厂家,会加入其中。
电商直播带货,已经成为当前最热门新业态,新模式。刷抖音、快手等网民有七八亿人。省内有些网红,也从汉川拿货。直播,如今成为电商发展新常态。
我们汉川,也有网红,但只能算本地小网红,大多几万粉丝而已。最有希望是汉派服饰网红直播基地,已落地浙商产业园。将从流量扶持、技能培训等,全方位助力企业快速发展。期待今后更多汉川产服装,能从这里销往全国。

直播行业真的赚钱吗? 仙桃贝姐直播赚钱不

在直播行业,有人很赚钱,但有人却葬送了自己的一生……
我和我的前女友,就因为「直播」的事分手了。
1.
「李星,你要是不同意,我们就分手。」
狼狈不堪的出租屋里,贞贞眼里噙着泪花。
我蹲在床边抓耳挠腮,活像是只走投无路的猴子,只能使劲嘬烟,试着让自己心情平复下来。
矛盾出现在两个小时前。
贞贞从浴室走出来,我听着动静手忙脚乱地将屏幕赶紧从直播切出来。贞贞似乎并未发现我的动作,对着镜子照来照去,边擦头发边说:「李星,我今天把工作辞了。」
我随口应了声「嗯」,才反应过来贞贞的话,赶紧追问:「啥?」我怀疑是听错了,要不然她怎么会毫无征兆的辞职。
「我说我今天把工作辞了。」
「不是,怎么回事啊!」
「你能不能声音小点,不就是辞职吗?」贞贞漫不经心说道:「那份工作太无聊了,而且每个月就三千多块,我前段时间不是和你说过,有人找我去做直播吗?说我长得这么好看,保证每个月至少能赚上万。」
我想起刚才看的女主播,搔首弄姿,打擦边球,我就办个 6 块钱的卡,都能换来她嗲叫哥哥。让我女朋友去做这种工作?怎么可能。
「之前不是说好不想这个的吗?咱能不干这种丢人事吗?」
贞贞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她把手里的毛巾狠狠砸在我身上:「丢人?你每个月就赚三千多,连给我买个包都买不起,你怎么不想想自己丢人不丢人?」
「反正就是不行!陆贞贞,当主播这件事没得商量。」
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贞贞每次都是这些伤人的话,这样的话已经听得我耳朵快要生出茧子了。
每次争吵,贞贞总会搬出这些话来对标我们的生活。
仿佛刚毕业的大学生,就都是她眼中看见的,每天背着上万的包包上班划划水,下了班就换上动辄几千块的倒钩,开着豪车去老报馆,酒吧街享受夜生活。
而我这样拿着三四千块钱工资,每天上班累成狗的人,是特例,是无能,是不上进。
我觉得再也不能待在屋子里,否则又是无休无止的争吵。
2.
我叫了小灵出来陪我,借着酒劲把对贞贞的不满吐了个干净。
「所以,你是默许她当主播了?」
小灵放下了手里的串,脸上带着些古怪。
我端着面前的啤酒灌了一口,耸了耸肩:「不然呢?你不会以为我是出来让你白蹭顿烧烤吧!」
「老娘就知道,不是我搞心态,你说何苦呢?你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当个舔狗。」
「如果不是真心喜欢,谁愿意当舔狗呢?那你说,要是你怎么着?」我向小灵求助。
「要是我?」小灵呵呵冷笑着:「要是我的话,直接就和她分了。这种女人,惯着有用吗?你看看平时你在她面前卑微成什么样子了,也没能落得个好。」
「咱们也是这么些年老朋友了,你还不知道我的情况吗?」我苦笑着点了根烟,有些无奈道。
小灵伸手从我嘴里把烟抢了过去,噙在嘴里吞吐起来,满面愁容道:「你也知道咱们是老朋友,那你说你自己是不是瞎了眼,现在想起来我说过女人比男人更能鉴婊的话啦?早就跟你讲过,你就是不听。现在闹到这一步,我劝你分,你倒是还在埋怨我的主意。」
「像我这样的男人……」
「又来。」小灵打断道:「像你这样的男人怎么着?是你自己甘心当舔狗好不好,你愿意的话,随时都能换个女朋友。」
「说的轻巧。」
我闷哼一声,懒得再和小灵争辩,杯中的酒晃来晃去,晃成了一个漩涡,将我的思绪拉扯到了大学。
那时贞贞素面朝天,背着毛绒兔子挎包,和我迎着风雪赶到融创乐园坐摩天轮。下来后,她说如果每年冬天一起坐摩天轮,那么她什么都不要,只要我。
要不这次,还是依着贞贞的意思?
3.
贞贞做主播已经三个月了,在我看来一切正常,或许当初是自己多虑了。
已经入了冬,小灵约我叙旧。我们约在了罍街,这条街是合肥最出名的美食街,即便晚上也人流如注,丝毫没有因为天寒而变得冷清。烧烤店里的空调开着,暖风吹拂,室外的人声也将这里衬托的热热闹闹。
可当我听完小灵的话,所有热闹都变得与我无关,合肥的冬天太寒,使人如坠冰窖。
我瞪着小灵,又低头看了眼手机上的内容,仰头灌了口酒。
这应该只是一场梦,一场噩梦。
手机里播放的画面,赤身裸体的女子骑在一个面部被打码的黝黑胖子身上卖力地摇晃,眼睛里泛着春水,我像是吃了一记闷棍,手机里淫秽的话语像无数毒针刺痛五脏六腑。
「陆贞贞是个渣女,现在能说这是个误会吗!?」
误会,怎么可能是误会,贞贞腰间的那个星星的纹身,不就正是我们当初在大学的时候一起纹的吗?我现在还能记得,她咬着牙忍痛,说没关系,她想把我刻在身上,惹得我又心疼又感动。
「这视频,哪来的?」我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压低了声音询问。
「是我在一个群里面看到的,我私下问过发出来的群友,他说是从一位叫龙先生那里买来的视频。」
《龙先生 | 美女主播,明码 2 万》这行标题像是一柄柄刀刺进我的眼里,妈的,两万。我这些年鞍前马后狗一样将你供着,将你宠成天上的公主,现在你倒好,你真去当公主卖了?
「让你少玩点黄群,你看现在把我玩出事来了吧!」
「李星,你在我面前,没必要这样逞强的。」
「那我 tm 能怎么做,你教我啊!」
我再也压不住心里的怒火,一脚踹在桌子上,烧烤和酒瓶子噼里啪啦摔得满地都是。手机黏在满地的烧烤废弃物里面,耳机线被扯掉,嗯嗯啊啊的声音从中传出来。
我疯了般一脚接一脚踩在手机上,想要制止它发声,可它却异常坚固,屏幕都已经被踩坏了,声音还在断断续续飘出来。
那声音仿佛一道魔咒,穿过我的身体,撕碎我的神经,嘲笑着我的无能。
我无力地蹲在地上,抱头痛哭。小灵匆匆从满地狼藉中捡起手机,拦下了走过来的店主,付完账后硬拉着我离开了烧烤店。
「小灵,你说这是凭什么?她凭什么这么对我。」
我的眼泪暴露在空气里,温度以极快的速度消逝,我想要直接顺着天桥的栏杆翻下去,给自己一个荒唐的结尾,来结束这个荒唐的故事。
「听话,你先跟我回去。」
小灵把我带回了她家,经历了先前的要死要活,此刻我几乎麻木了。躺在沙发里,我感觉手脚都在逐渐变得冰凉。
我忽然脑海中闪现出曾经看到的一句话,如果人的心死了,身体是否也会跟着死去?
现在我有了答案,会死的。
4.
我要和贞贞分手,立刻,马上。
「就这么和她分手,太便宜那个臭婊子了。」
我想要试着维护贞贞最后的体面,低声道:「你别这么叫她。」
小灵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她站起身气急败坏道:「李星,现在我可是在帮你。你是不是舔狗当习惯了,她都已经这样了,你还在处处维护她。」
「小灵,你先冷静下好不好?」
「不好。你想想自己在那个婊子身上浪费的几年时光,最后换来的是什么?如果你现在就这样跟她分手,不给她吃点教训,是不是太便宜她了?你忘了她骑在别人身上吗?」
小灵尖锐的言语像是一柄柄刀刺在我心上,视频中的那幅画面又神不知鬼不觉钻进了我的脑海,贞贞趴在那个黝黑的胖子身上。她以前分明跟我说过,她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胖子,所以这些年无论生活再忙,我都尽力维持健身习惯,让自己保持个好身材……
我狠狠嘬着烟,烟蒂已经在双指间微微变形:「你说,我该怎么做?」
「挖出来这个龙先生,举报他们传播淫秽,把他们一起送到监狱里,让她身败名裂。」
我诧异地看了眼小灵,没想到她的报复竟然如此狠心。
「好。」
5.
我向贞贞撒了谎,说最近工作需要加班,就直接住在公司了。贞贞在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脸上表现出了埋怨,但我还是抓住了她眼神里隐藏的笑意。
也正是这一点点笑,让犹豫不决的我彻底认同了小灵的话,决定对陆贞贞展开报复。
我请了长假,最近几天都在暗中跟踪陆贞贞。
我发现陆贞贞当初说自己要做主播可能本身就是个借口,她根本就没有去直播公司,反倒是整天在商场徘徊,和各种男人见面。这使我心中更加气愤,感情陆贞贞从一开始就在欺骗我,把我当傻子耍得团团转。
直到周五,我才捕捉到陆贞贞和龙先生见面。虽然我从未见过龙先生的面容,但那黝黑肥胖的身躯,我还是一眼就辨认了出来。
两人在之心城转了圈,便径直朝酒店走去。我预计龙先生今天也会进行视频拍摄,远远地将两人拍摄下来,想要看看警察到时候能不能用上。
奇怪的是,我在照片中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当我放大看的时候,似乎是小灵,她和一个光头男人站在咖啡馆前,似乎是正在聊天。
正在这时,我屏幕闪出一条微信消息【不要报警】。
微信是陆贞贞发过来,她发现我了?
【我们分手吧!这算是我最后求你的事。】我又收到了陆贞贞的信息。
「你以为简单一句分手就能把所有事情跳过去,在我眼皮子底下和别的男人开房。」看完微信后,我忍不住骂出了声,一拳砸在墙上。
妈的,现在就报警。我打开了通话,准备按下 110 的号码。
【我爱你】
陆贞贞的微信强提醒占据了整个手机屏幕,灼目的三个字和那张雪日摩天轮的头像,让我眼睛酸涩。我怔在原地,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了,再也没有力气去按下屏幕。
「我认了,我就是个舔狗。」
我将手机揣进口袋,快步朝酒店走去。我要戳破龙先生的谎言,让陆贞贞知道,那个死胖子在偷拍她。
我要亲口把陆贞贞骂醒,你就是个骗子,摩天轮都是扯淡,你眼里只有钱,你就是个拜金女,还是个没脑子的拜金女。
‘ />

一起捞偏门

现在坐标石家庄,一个做POS机的哥们,给我看了他一个星期挣了三千块钱,我都羡慕了,可是我数学不好,一听这种点位什么,我头都大呢,真的羡慕,能吃苦,石家庄还是可以挣钱的。<img src="https://p3.toutiaoimg.com/img/tos-cn-i-qvj2lq49k0/a6f1750e6b6e4b3db97035a6d7b1e804~tplv-obj:3472:4624.image?from=post"><img src="https://p3.toutiaoimg.com/img/tos-cn-i-qvj2lq49k0/4b1f5fb6c86b49279f9bf1010018afe8~tplv-obj:3472:4624.image?from=post"></article><br><br><b></b><p></p><p></p><br><b>pos业务员怎么提成?</b><p>1、分润收入。这是POS机代理商的大头收入和主要收入。即客户刷卡就能赚钱。只要客户办理了你的机器后,每在你的刷卡机上刷卡消费一笔,那么就能赚得一笔分润收入。目前分润政策是在万8-万12左右。举例说明:假如给你的是万12的分润政策,那么就是客户刷一万,你就能赚12元,每刷一笔,你就能赚一笔,这是是永无止境的,除非客户不再用你的机器。2、返现收入。这主要是第三方支付公司为了激励代理商们能够多多推广机器而设定的政策。即每激活一台机器,那么就能赚一笔返现。当客户申办了你的机器后,并不是直接就可以刷卡消费了,必须要进行注册认证激活之后,才能正式的刷卡消费。而这以激活过程,也能成为代理商赚钱的一个方式。3、机具差价。即代理商进货价与售卖价的差。举例说明:假设代理商拿货是88元一台,但是以100元一台卖出去,那么就能赚得12元。这也是代理商的一种收入来源。</p><p></p><br><b></b><p></p><p></p><br><br><b>卖pos机很赚钱吗?老是看到卖pos的晒车晒房的,里面有什么门道吗? 现在办pos机赚钱不</b><br><br>首先,没有哪个行业是随随便便成功的!<br>谁也不傻,怎么会轻易把钱让人赚走……<br>POS机行业之所以赚钱。<br>主要是赚刷卡手续费的分成,<br>前期铺机器,积累客户——积累来钱的渠道。<br>客户一直刷卡,<br>就会一直有刷卡手续费分成,<br>就会一直赚钱。<br>我们估算过,平均每铺一台机器,<br>每个月就会产生3--6万的流水。<br>如果按每台机器每月5万流水。<br>约产生50块钱分润。<br>那么十台机器,每月给你500块钱的分润<br>二十台机器,每月1000块分润。<br>一百台机器,每月5000块分润。<br>这都是铺了机器后,被动收入,<br>只要机器靠谱,公司靠谱,<br>没有中间代理商给你克扣,<br>机器一直能稳定运转,<br>那么铺一百台机器,<br>你就每月躺着都能赚5000块。<br>当然这是估算,如果你为了办机器凑人数,<br>就可能没这么多……<br>选机器一定要软硬件靠谱,<br>防盗、防拆。<br>公司模式也得靠谱,<br>有些公司,层层放货,层层发分润。<br>现在互联网下,<br>如果机器和分润都不是公司直属<br>还需要层层代理给你货,给你钱<br>那能不能赚钱,就很难说了。<br>毕竟,最近几年,跑路的公司和上级代理,<br>太多太多!<br>赚钱是真的,坑人的也有<br>选择和了解需谨慎!<br>

2022-7-15 16:56:14

一起捞偏门

dnf不充钱怎么赚钱

2022-7-15 17: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直播行业真的赚钱吗? 仙桃贝姐直播赚钱不

在直播行业,有人很赚钱,但有人却葬送了自己的一生……
我和我的前女友,就因为「直播」的事分手了。
1.
「李星,你要是不同意,我们就分手。」
狼狈不堪的出租屋里,贞贞眼里噙着泪花。
我蹲在床边抓耳挠腮,活像是只走投无路的猴子,只能使劲嘬烟,试着让自己心情平复下来。
矛盾出现在两个小时前。
贞贞从浴室走出来,我听着动静手忙脚乱地将屏幕赶紧从直播切出来。贞贞似乎并未发现我的动作,对着镜子照来照去,边擦头发边说:「李星,我今天把工作辞了。」
我随口应了声「嗯」,才反应过来贞贞的话,赶紧追问:「啥?」我怀疑是听错了,要不然她怎么会毫无征兆的辞职。
「我说我今天把工作辞了。」
「不是,怎么回事啊!」
「你能不能声音小点,不就是辞职吗?」贞贞漫不经心说道:「那份工作太无聊了,而且每个月就三千多块,我前段时间不是和你说过,有人找我去做直播吗?说我长得这么好看,保证每个月至少能赚上万。」
我想起刚才看的女主播,搔首弄姿,打擦边球,我就办个 6 块钱的卡,都能换来她嗲叫哥哥。让我女朋友去做这种工作?怎么可能。
「之前不是说好不想这个的吗?咱能不干这种丢人事吗?」
贞贞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她把手里的毛巾狠狠砸在我身上:「丢人?你每个月就赚三千多,连给我买个包都买不起,你怎么不想想自己丢人不丢人?」
「反正就是不行!陆贞贞,当主播这件事没得商量。」
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贞贞每次都是这些伤人的话,这样的话已经听得我耳朵快要生出茧子了。
每次争吵,贞贞总会搬出这些话来对标我们的生活。
仿佛刚毕业的大学生,就都是她眼中看见的,每天背着上万的包包上班划划水,下了班就换上动辄几千块的倒钩,开着豪车去老报馆,酒吧街享受夜生活。
而我这样拿着三四千块钱工资,每天上班累成狗的人,是特例,是无能,是不上进。
我觉得再也不能待在屋子里,否则又是无休无止的争吵。
2.
我叫了小灵出来陪我,借着酒劲把对贞贞的不满吐了个干净。
「所以,你是默许她当主播了?」
小灵放下了手里的串,脸上带着些古怪。
我端着面前的啤酒灌了一口,耸了耸肩:「不然呢?你不会以为我是出来让你白蹭顿烧烤吧!」
「老娘就知道,不是我搞心态,你说何苦呢?你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当个舔狗。」
「如果不是真心喜欢,谁愿意当舔狗呢?那你说,要是你怎么着?」我向小灵求助。
「要是我?」小灵呵呵冷笑着:「要是我的话,直接就和她分了。这种女人,惯着有用吗?你看看平时你在她面前卑微成什么样子了,也没能落得个好。」
「咱们也是这么些年老朋友了,你还不知道我的情况吗?」我苦笑着点了根烟,有些无奈道。
小灵伸手从我嘴里把烟抢了过去,噙在嘴里吞吐起来,满面愁容道:「你也知道咱们是老朋友,那你说你自己是不是瞎了眼,现在想起来我说过女人比男人更能鉴婊的话啦?早就跟你讲过,你就是不听。现在闹到这一步,我劝你分,你倒是还在埋怨我的主意。」
「像我这样的男人……」
「又来。」小灵打断道:「像你这样的男人怎么着?是你自己甘心当舔狗好不好,你愿意的话,随时都能换个女朋友。」
「说的轻巧。」
我闷哼一声,懒得再和小灵争辩,杯中的酒晃来晃去,晃成了一个漩涡,将我的思绪拉扯到了大学。
那时贞贞素面朝天,背着毛绒兔子挎包,和我迎着风雪赶到融创乐园坐摩天轮。下来后,她说如果每年冬天一起坐摩天轮,那么她什么都不要,只要我。
要不这次,还是依着贞贞的意思?
3.
贞贞做主播已经三个月了,在我看来一切正常,或许当初是自己多虑了。
已经入了冬,小灵约我叙旧。我们约在了罍街,这条街是合肥最出名的美食街,即便晚上也人流如注,丝毫没有因为天寒而变得冷清。烧烤店里的空调开着,暖风吹拂,室外的人声也将这里衬托的热热闹闹。
可当我听完小灵的话,所有热闹都变得与我无关,合肥的冬天太寒,使人如坠冰窖。
我瞪着小灵,又低头看了眼手机上的内容,仰头灌了口酒。
这应该只是一场梦,一场噩梦。
手机里播放的画面,赤身裸体的女子骑在一个面部被打码的黝黑胖子身上卖力地摇晃,眼睛里泛着春水,我像是吃了一记闷棍,手机里淫秽的话语像无数毒针刺痛五脏六腑。
「陆贞贞是个渣女,现在能说这是个误会吗!?」
误会,怎么可能是误会,贞贞腰间的那个星星的纹身,不就正是我们当初在大学的时候一起纹的吗?我现在还能记得,她咬着牙忍痛,说没关系,她想把我刻在身上,惹得我又心疼又感动。
「这视频,哪来的?」我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压低了声音询问。
「是我在一个群里面看到的,我私下问过发出来的群友,他说是从一位叫龙先生那里买来的视频。」
《龙先生 | 美女主播,明码 2 万》这行标题像是一柄柄刀刺进我的眼里,妈的,两万。我这些年鞍前马后狗一样将你供着,将你宠成天上的公主,现在你倒好,你真去当公主卖了?
「让你少玩点黄群,你看现在把我玩出事来了吧!」
「李星,你在我面前,没必要这样逞强的。」
「那我 tm 能怎么做,你教我啊!」
我再也压不住心里的怒火,一脚踹在桌子上,烧烤和酒瓶子噼里啪啦摔得满地都是。手机黏在满地的烧烤废弃物里面,耳机线被扯掉,嗯嗯啊啊的声音从中传出来。
我疯了般一脚接一脚踩在手机上,想要制止它发声,可它却异常坚固,屏幕都已经被踩坏了,声音还在断断续续飘出来。
那声音仿佛一道魔咒,穿过我的身体,撕碎我的神经,嘲笑着我的无能。
我无力地蹲在地上,抱头痛哭。小灵匆匆从满地狼藉中捡起手机,拦下了走过来的店主,付完账后硬拉着我离开了烧烤店。
「小灵,你说这是凭什么?她凭什么这么对我。」
我的眼泪暴露在空气里,温度以极快的速度消逝,我想要直接顺着天桥的栏杆翻下去,给自己一个荒唐的结尾,来结束这个荒唐的故事。
「听话,你先跟我回去。」
小灵把我带回了她家,经历了先前的要死要活,此刻我几乎麻木了。躺在沙发里,我感觉手脚都在逐渐变得冰凉。
我忽然脑海中闪现出曾经看到的一句话,如果人的心死了,身体是否也会跟着死去?
现在我有了答案,会死的。
4.
我要和贞贞分手,立刻,马上。
「就这么和她分手,太便宜那个臭婊子了。」
我想要试着维护贞贞最后的体面,低声道:「你别这么叫她。」
小灵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她站起身气急败坏道:「李星,现在我可是在帮你。你是不是舔狗当习惯了,她都已经这样了,你还在处处维护她。」
「小灵,你先冷静下好不好?」
「不好。你想想自己在那个婊子身上浪费的几年时光,最后换来的是什么?如果你现在就这样跟她分手,不给她吃点教训,是不是太便宜她了?你忘了她骑在别人身上吗?」
小灵尖锐的言语像是一柄柄刀刺在我心上,视频中的那幅画面又神不知鬼不觉钻进了我的脑海,贞贞趴在那个黝黑的胖子身上。她以前分明跟我说过,她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胖子,所以这些年无论生活再忙,我都尽力维持健身习惯,让自己保持个好身材……
我狠狠嘬着烟,烟蒂已经在双指间微微变形:「你说,我该怎么做?」
「挖出来这个龙先生,举报他们传播淫秽,把他们一起送到监狱里,让她身败名裂。」
我诧异地看了眼小灵,没想到她的报复竟然如此狠心。
「好。」
5.
我向贞贞撒了谎,说最近工作需要加班,就直接住在公司了。贞贞在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脸上表现出了埋怨,但我还是抓住了她眼神里隐藏的笑意。
也正是这一点点笑,让犹豫不决的我彻底认同了小灵的话,决定对陆贞贞展开报复。
我请了长假,最近几天都在暗中跟踪陆贞贞。
我发现陆贞贞当初说自己要做主播可能本身就是个借口,她根本就没有去直播公司,反倒是整天在商场徘徊,和各种男人见面。这使我心中更加气愤,感情陆贞贞从一开始就在欺骗我,把我当傻子耍得团团转。
直到周五,我才捕捉到陆贞贞和龙先生见面。虽然我从未见过龙先生的面容,但那黝黑肥胖的身躯,我还是一眼就辨认了出来。
两人在之心城转了圈,便径直朝酒店走去。我预计龙先生今天也会进行视频拍摄,远远地将两人拍摄下来,想要看看警察到时候能不能用上。
奇怪的是,我在照片中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当我放大看的时候,似乎是小灵,她和一个光头男人站在咖啡馆前,似乎是正在聊天。
正在这时,我屏幕闪出一条微信消息【不要报警】。
微信是陆贞贞发过来,她发现我了?
【我们分手吧!这算是我最后求你的事。】我又收到了陆贞贞的信息。
「你以为简单一句分手就能把所有事情跳过去,在我眼皮子底下和别的男人开房。」看完微信后,我忍不住骂出了声,一拳砸在墙上。
妈的,现在就报警。我打开了通话,准备按下 110 的号码。
【我爱你】
陆贞贞的微信强提醒占据了整个手机屏幕,灼目的三个字和那张雪日摩天轮的头像,让我眼睛酸涩。我怔在原地,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了,再也没有力气去按下屏幕。
「我认了,我就是个舔狗。」
我将手机揣进口袋,快步朝酒店走去。我要戳破龙先生的谎言,让陆贞贞知道,那个死胖子在偷拍她。
我要亲口把陆贞贞骂醒,你就是个骗子,摩天轮都是扯淡,你眼里只有钱,你就是个拜金女,还是个没脑子的拜金女。
">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