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直播挣钱吗

演员就是演员,就是专业拍戏,研究电影艺术的。

不要跨界做网红,直播卖酒,开火锅店,分心去赚钱,到处投资,做各种各样的生意。

一味地赚钱,跟社会商人同流合污,那只是个商人,而不是真正的演员,说明对于电影艺术,没有热情。

最近有演员说,疫情原因,电视市场不好,行情不好,票房低迷,没有人愿意拍电影,怕做亏本买卖。

确实,最近几年,电影作品少了,好作品也不多了,这是事实。

这个事实很残酷,市场化为导向的电影,过度资本化,导致没有人愿意为艺术献身,拍真正的电影。

票房跟电影有关系吗?

现在重温的经典,有多少曾是票房大卖的,没有票房,就不拍电影,没有票房,没有钱赚,国产电影就停止不动了,甚至走下坡路了。

电影人的理想呢?

拍电影的初衷是什么,什么是电影文化,电影的作用是什么,难道全是跟钱有关。

好莱坞电影,几乎都是系列化,电影人专注于他们的艺术世界,完全脱离时代的束缚,不为钱拍电影,才能拍出好电影,也会赚钱。

所以演员要成为伟大的演员,拍出伟大的作品,不要管什么时候的经济条件怎么样,观众买不买单。

好电影和好演员,更像是金子,在任何时候,都能创造奇迹,都能发光。

好演员拍出来的好电影,不一定能大卖,但是大卖的电影,一定是好演员拍出来的好电影。

所以演员一定要理想主义,不要分心乏术,而要专注于演员这个角色。

网红直播挣钱吗

做主播每天可以收入多少,主要是从哪里挣钱的?

网红主播如何赚钱秘籍:“先不要问做主播能赚多少钱?应该先问问自己做网红主播能解决掉什么样的问题或者是需求”——然后,就知道能赚多少钱了!一,当下,是一个分享经济的新时代,而且还是互联网+平台,整合资源的社会。所以说,选择何种方式进行直播,定位好自己主播的领域范畴更加重要,以便于更好的整合各渠道商家资源,赢得双赢,而不是单纯的说自己能挣多少钱,有对外的付出,才会有相应地收获和回报,对吧?二,量的增加产生质的变化。吸粉很重要,了解自己的优势,了解竞争对手的优势,夹缝中求生存,不断地沉淀自己的粉丝数量,人气和流量飙升的同时,也就是财富聚ji的开始。Cindy祝愿美好

做个中下等的主播,一个月一万多差不多,做个大主播,月入十万,甚至百万

网红赚钱那么容易吗? 网红直播挣钱吗

我是做吃播起家的,讲讲我的故事吧。第一次直播吃变态辣鸡翅,我赚了一万块,第二次直播吃活体章鱼,金主要我咬爆章鱼的头,那次我赚了八千。

当你不知道吃什么的时候,吃辣的,生的,总归是有人看的。又或者是大量进食,比如一次性吃 50 个卤蛋,或者一次吃 10 碗面,做个大胃王。

做吃播不会长久,我是在利用自己的身体赚钱。

但是几个月,我却是享受到了赚钱带给我的快乐,有时一天的收益就比我以前一个月转的都还多。

我就一直在最底层摸爬滚打,直到现在,我终于小有建树,可我始终没能逃离我想逃离的一切。

————

我在星级酒店订了大厅,今天我的网红经纪公司,又签下几员大将。

我很欣赏她们,她们都是有野心的女孩子,从她们看我开跑车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来,她们迟早会赚的比我多。

今天是我的好日子,瑶瑶姐特地来贺我,她环顾一周后问我:「林鹤怎么没来?」

我淡淡的说了一句:「分手了。」

「别逗我,前几天你们不是还一起拍了视频,喂粉丝吃狗liang吗?怎么说分就分了。」瑶瑶姐不信,认为我拿她寻开心,我曾和她提过,想和林鹤结婚。

「他跟我要钱,一张口就要一百万,钱是我的命,他可不是。」我拿出粉饼补妆,一会儿,我还有个演讲,我看着补妆镜里的自己,精致的像个假人。

不,我就是个假人。

肋骨鼻综合,欧式大双眼皮,脂肪填充太阳穴和额头,又隆了下巴,整张脸上唯一还真的就是我的两颗眼珠子了。

我的助理说有人要见我。

我问她是谁要见我,助理说,「他说是你弟弟,叫陈华。」

我愣了愣,犹豫着要不要见他。

瑶瑶姐劝我:「见见吧,都几年没见了。」

我让助理把他带到小包间里等我,然后不紧不慢的从包里掏出一支「吃小孩色」的口红,给自己涂了个「生人勿近」。

我在小包间里见到陈华,仔细算算,从他大二起,我就没见再见过他,他也没刻意来找过我。

我环抱手臂,冷眼看着他:「找我有什么事?说吧,我很忙。」

看的出来他有些局促,几年不见,他还是老样子,戴着黑框眼镜,穿着雪白干净的体恤,给人一种文弱书生的感觉。

「姐,我来找你是因为爸爸…爸他生病了,想你回去看看他。」陈华不安的搓着手。

从前他和我说话时,从不这般低声下气。

「哦?我没时间。」我果断的回绝,没有一丝犹豫。

我见他咬着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便问他:「得的什么病?快死了没?」

陈华这才抬起头,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姐,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那是咱爸啊!」

我冷哼一声:「你别搞错,那是你爸,我和他,早就断绝父女关系了。我没空回家陪他演苦情戏,要钱是吧?我给!以后别来找我。」

我从包里翻出一张银行卡,丢在他面前的茶几上:「卡里有一百万,拿去,看什么病都该够了,记住以后别来找我,他的事,与我无关,你的事,也一样。」

「姐,你真这么绝情吗?你……」不等他说完,我就大步离开了包间,和我说教,他还不配。

2

我是今晚的焦点,许多千万粉丝的大网红都来贺我,我开了直播,这样捞钱的机会我可不能错过。

我让我旗下所有的主播们,都在粉丝面前露了个脸。

我喜欢给她们机会,她们能红,我才有钱赚。

大屏幕里播放着我的简介和事迹,陈妍,星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某某平台的直播一姐,疫情期间捐赠了价值两百万的物资给红十字会,网红界的拼命三娘……

我看着台上的司仪和女主播们的互动。

不知怎的,我突然想到刚才陈华说的话,还有那张我不愿意回忆起的脸。

我心里莫名的烦躁,他快病死了,我应该高兴的。对,我应该高兴的。

不知不觉中,我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今晚本来应该是美好的,我没想到的是,林鹤跑来拆我的台,我没给他邀请函,不知道他怎么进的会场,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上的台。

大家不知道我已经和他分手了,以为他是来暖场的。

所以当他很突兀的走上舞台的时候,没有人阻止他。

「各位,今天,我是来爆料的,大家都知道,陈妍她以前是做吃播的,也是靠做吃播积攒的人气,可是各位大概不知道吧,陈妍一直都是假吃。还有,你们别看她经常去山区探望那些老人,其实,现实中她是个对自己的父亲都不闻不问的人。陈妍彻头彻尾的就是一个坏女人。」

林鹤的话像一颗原子弹,瞬间引爆了全场。

主播们都把手机对准我,想要捕捉我的表情。

我坐在台下看他卖力表演,他的话让我对他最后一点的不舍都覆灭了。

果然,我不该奢望爱情,还是钱好。

至少钱不会跳出来抹黑我。

助理用手肘捅捅我,示意我我的平台账号正在快速掉粉,直播间里乱成一锅粥。

一大堆吃瓜群众开始在我直播间里带节奏,说要封杀我。

瑶瑶姐大概是看不下去了,叫了两个保安把林鹤架了下去,我空腹喝酒,酒量也不太好,几杯红酒下肚,竟然有些上头。

踉跄着走上台,助理递给我演讲稿,我摆了摆手,拿着麦克风发了会呆。

台上鸦雀无声,台下也鸦雀无声。

大家大概是在等着看我和林鹤互相撕逼,毕竟那样才符合网红炒作的逻辑。

我却话锋一转,想要给他们讲讲故事。

3

2017 年 7 月的最后一天,我出了事。

一个中年女人骑着电动车逆行,路太窄,她车速太快,我避之不及。

我连人带货摔飞出去,外卖盒子里的汤汁撒了一地。

那是下午两点刚过,毒辣的太阳把水泥地烤得滚烫。

中年女人看见躺在地上呻吟的我,几乎是想也没想,扶起电动车,逃之夭夭。

我不知道自己伤到哪儿了,我只知道自己浑身都疼。

有好心的路人打电话替我报警,又要打电话叫 120。

我一听她们要叫救护车,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强忍着剧痛翻身爬起来。

「阿姨,别叫救护车,我…我没事。」我靠着倒在地上的电动车慢慢坐起来。

我哪里会没事?我浑身是伤,只不过我不敢叫救护车,救护车一出车就是两百块,我心想着,一会交警肯定得来,坐交警的车去医院,能省这两百块。

我顾不上检查自己的伤势,先去检查电动车,电动车是站里的,要是摔坏了,我得赔偿。

电动车外壳有些裂了,我心里一紧,盘算着维修大概要花多少钱。

交警来的很快,一老一少,年轻的交警看见我,皱了皱眉头,语气里带着不悦:「又是你们这些送外卖的,骑车不能慢点吗?一天好几起事故,都是你们送外卖的。」

我心里一阵酸楚,还来不及开口,就被年长些的交警抢了话:「少说两句吧,小姑娘你没事吧?能站起来吗?」

我用手支撑着想要爬起来,脚踝处袭来的剧烈的疼痛感,却让我疼得龇牙咧嘴。

「不行,我的脚…我的脚受伤了。」我有些害怕,以前我也摔过,但从没像这样,摔得站不起来。

交警叔叔搀扶着我,他的力气很大,一只手拽着我的胳膊,一只手像拎小鸡一样的把我拎起来。

「我先送你去医院吧,拍个片看看伤着哪了。」交警叔叔把我往他的车里塞。

我转过头:「我的电动车。」

交警叔叔笑笑:「没事,我让人给你拉交警队去,一会做完检查,咱们再去交警队做个笔录。」

我点点头,跟着交警上了车。

4

医生看了我的片子,说:「右脚脚掌骨头裂了,要打石膏,三个月不能下地,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脚,得养。」

我听了医生的话,一下子就哭出了声。

医生和交警都被我吓了一跳。

「哭什么,小问题,不会瘸的。是太疼了吗?」医生看我哭的伤心,以为我是担心自己的伤势。

可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我走不了路了,我赚不了钱了,我该怎么办?

拍片,打石膏,配药,一共花了 1082.6 毛。我没有医保,全部都要自费。

看着我站在缴费窗口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交警叔叔问我:「怎么了?没有钱吗?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家人?」

我摇了摇头,掏出手机,支付了医药费。

我一只脚打着石膏,只能用另外一只脚蹦哒,护士建议我买副拐杖。

我打听了一下价格,一副拐杖要一百六,我立刻摇着头说不要了。

我跟交警叔叔回交警队做笔供,交警队的人告诉我,那个中年妇女骑的是无牌照的电动车。

小地方,无牌电动车屡禁不止,谁碰上谁倒霉。

「你放心,我们会尽力帮你找到这个逆行的电动车主的。你先回去好好养伤。」交警叔叔安慰我。

我哭丧着脸骑着破损的电动车回到站里,站长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有点胖。大家都叫他徐胖子。

徐胖子很好色,我是站里为数不多的女骑手之一,平时他就没少调戏我。

见我挂了彩,徐胖子开始对我大献殷勤:「小妍,你怎么受伤了?哎呀,腿还打石膏了。」徐胖子瞥了一眼电动车。

「站长,我这也算工伤吧?站里有没有什么补助啊?」我最关心的就是我的医药费能不能报销。

徐胖子面带为难的看着我:「这个,当时说的很清楚,咱们站里没有工伤赔偿的,不过,你也算老员工了,我可以破例给你补贴三百块钱。」

三百块?三百块也是钱,三百块我得跑差不多一百单才能赚到。

「这电动车被你给摔坏了,按理说是要赔偿的,我看这样吧。就从补贴给你的三百块里扣好了。」

徐胖子总归是精明的,不过,不用赔电动车的钱,对我来说也是个安慰。

我跟徐胖子道了谢。

徐胖子惋惜的看着我说:「你这腿,一时半会好不了吧?你这跑不了外卖,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你怎么生活?」

徐胖子的问题,也是我最头疼的事。

徐胖子的咸猪手捏了一下我的屁股:「要不然,你跟我吧,我养活你。」

我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站长,你别动手动脚的。」

徐胖子嘿嘿地笑着。

我不想和他扯皮,自己扶着墙,叫了辆人力车回出租房。

我在一处老旧的居民楼租了间一房一厅,有独立卫生间,没厨房,月租六百。

住我隔壁的是个女主播,白天睡觉晚上活动,有时我送外卖送到半夜,会和出来倒垃圾的她打个照面。

这个女主播,每天都有大量吃剩的食物要丢弃。

我觉得奇怪,看起来这么瘦的一个姑娘,怎么这么能吃。

回到出租屋,我脱下衣服,对着镜子查看自己身上的擦伤,手肘处擦伤破了皮,左下腰,青了一大片。

电话响了,是爸爸。我知道,昨天刚发了工资,我还没有转给他。

「喂,爸。我今天送餐的时候,摔倒了…」我对电话那头的爸爸说。

「严重吗?」爸爸问我。

「腿受伤了,骨裂,医生说得躺三个月。」我的语气里透露着想要被关心的渴望。

爸爸只是淡淡回了个「哦」字,紧接着问我:「工资发了吧?转给我。月底了,该还钱了,不能让人家看不起我们。」

去年,爸爸在我的极力反对之下,跟家里亲戚借钱,把家里的平房加盖了一层。

爸爸非要盖房不可的理由是,华华大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带女朋友回来了,不能让他被人看不起。

华华是我弟弟,还在读大学,我爸已经未雨绸缪了。

5

为了赶上早饭送餐高峰期,我每天早上 7 点出门。

送到 9 点,回家躺两个小时,再出来赶午饭高峰期,下午我会找个阴凉的地方边看书边等单,或者回出租房小憩一会。然后出来赶晚饭高峰期。

单子最多的是晚高峰,还有宵夜单子。通常许多骑手送到 11 点就下班了,11 点后的单子,每单我能多赚 5 毛钱,所以我愿意晚上送,我一般送到深夜两点。

我一天最多的时候,送过 120 单,不是一单一单的接,而是同时接好几单顺路的单子,挨个派送。

我送外卖赚的钱,每个月在 4000-7000,最近骑手多了,我的单子就少了。

我每个月留下 1500 的生活费,其他的都给家里寄回去。

我爸爸之前给人搭棚架,摔伤了之后大不如前,只能做些轻松的零工。

我弟弟要念书,家里要还债,所有的重担都落在了当时只有 21 岁的我的头上。

4000 多的工资,除去医药费,只剩下三千多了,我对爸爸说:「爸,我房租还没交呢,我可不可以留点钱。」

「先转给我,过几天等我发了工资你要用的我再给你。我先拿去还别人钱。」我知道我爸爸不愿意欠亲戚钱,说好每个月月底还的,他从来不会拖到月初。

我挂断电话,转了 3000 给我爸。

钱刚转过去,我爸立刻又打电话过来了,询问我怎么只有 3000,我解释道:「因为今天被人撞了,人跑了,自己出了医药费。」

我爸在电话那头咆哮:「你是猪吗?你被人撞了,你还要自己掏钱?你就跟医院说没钱不行吗?医院能把你怎么样吗?」

我听着我爸在电话里头咆哮,心里不知是何滋味。

他不愿意欠人钱,难道我愿意吗?

挂断电话,我躺在地上,磁砖很凉,这样可以不开空调。

我的生活好像只有两件事,赚钱和省钱。

接下来的几天,我只能等,等我爸发工资,然后给我我必要的生活开支。

房东太太打了电话给我,我知道我该交房租了,我本来不想接,但转念一想,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等房东太太赶过来敲门,到时我更难堪。

我在电话里唯唯诺诺的跟房东太太道歉,并且骗她说公司财务请假了,工资要延迟几天发。

介于我之前从未拖欠过房租,房东太太说可以宽限我几天,我感激涕零,连着说了好多声谢谢。

我意识到我面临窘境,已经是我受伤后的第十天,我用完了身上最后十块钱。

我打电话给我爸,他没接,下午三点,他通常还在做事。

过了一会,我爸爸在微信上问我什么事。

一起捞偏门副业之路

怎样算基金赚钱不赚钱

2022-6-7 12:43:01

一起捞偏门副业之路

开淘宝店铺到底赚不赚钱 开淘宝店铺能挣钱吗

2022-6-7 12:43: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