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生赚不赚钱

未来医疗行业将会很清廉,最近两年医务人员的收入出现了锐减,现在可能是以前一半的收入,主要原因就是不合理的收入来源没了。

中国医生赚不赚钱

每个行业都有它的红利期,曾大夫毕业后医疗行业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药品零差价、药品和耗材的集中带量采购、DRGS(按病种付费)和DIP付费模式的推行,以及未来可能推行的三明医改,充分说明中国医疗行业会变得越来越清廉。

未来医生就得靠真凭实学来赚钱,能看什么病,能不能看好病、能不能做手术成为医生的安身立命之本,从而回归医疗行业最初的衷心。

曾大夫对此表示热烈欢迎,干干净净挣钱多好,专注干好自己专业内的事多棒!不必当个医生又得是销售员,又得是精算师,又得是医保专员,有时候不得已还得耍流氓会武术。

 

 

 

医生的月薪真的很少吗 ,一直觉得医生是高薪职业!? 中国医生赚不赚钱

算一笔账:你上了 6 年医学院,当了 3 年实习医生,经过 9 年漫长的时光,你终于开始能积累一点儿所谓的职业履历了。

当然了,有人说医生每个星期挣的薪水比火车司机还要少也很正常,毕竟司机的工作要比我们繁重得多,可事实上,当医生意味着你每周要做上百小时不间断的苦力,这么一想,医院外边停车计时器的时效工资都比我们的高。

不过你很少能听见医生抱怨工资的事情。毕竟干这行不是为了填满钱袋的——可别听那些红口白牙的政客瞎说,说什么医生就是没良心的赚钱机器。

再说了,就算对工资不满意,你也完全改变不了现状。医生的工资是由医疗系统集中管控的,这个行业里的所有人薪资水平都一样。

有时候我觉得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给的不该叫工资,也许叫「定期津贴」更合适一些,就像象征性拿点儿补贴的志愿者一样,虽然报酬少得可怜,但你干这行主要是出于崇高使命的召唤,而不是为了满足经济上的利益(1)。

医生这个行业完全不适用传统雇佣关系中的报酬体系。你不可能拿到任何额外奖励——可能最接近奖金的是被我们叫作「骨灰钱」的报酬。

「骨灰钱」指的是初级医生在病人接受火化前检查确认死者没有佩戴心脏起搏器,一次性可以拿到 40 英镑。(心脏起搏器会在火化过程中爆炸,还会连带着让整个火葬场和所有参加葬礼的人遭殃。据说这是一家人在经历了一场戏剧化的葬礼后发现的。)

现在社会上都讲究什么绩效工资,但医生这行和考察绩效彻底相反。当医生的完全不需要虚晃领导或者暗中给同事下绊,也别指望能升职:你只能按照严格的规则缓慢地向上攀升。

所有人都以为医生坐飞机的时候能免费升舱,事实是,假如你穿上西装、在城里找一份更好的差事并挣足够多的钱自己买商务舱机票的话,这样的情况确实有可能发生。

当然了,假如觉得身体不舒服,你确实能找不同科的专家帮你大概看看,问题在于也就到此为止了,因为你永远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在下班之后踏踏实实去看看门诊。

而且动不动就要给朋友「提点儿医学建议」也让我很烦恼,好像人们见到我说的第一句话永远是「你能简单帮我看看吗」,而不是「好久不见,你还好吗」(2)。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我不需要给亲戚们「简单看看」,因为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医生。

所有医务工作者都习惯了缺乏经济动力和升职机会的现状,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你几乎从来不会从这份工作中收获类似「做得不错」这类的表扬或认可。

白金汉宫的男管家——就是那些根据要求要倒退着走出房间并且不能和女王发生眼神接触的人——听到的表扬次数恐怕都比我们多。

很多年来我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直到我第五次还是第六次在危机中力挽狂澜,却没有一个主任医生悄悄把我叫到一旁,告诉我刚才做得真不错时,我才突然感受到了那股绝望。

我制定了一个明智的治疗方案时、挽救了一条生命时、随机应变时或者连续值了 30 个班而毫无怨言时,所有人都觉得这是应该的。

当然了,我们加入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目的不是想博取喝彩、想赢个金五角星或者想每次做得不错时都有人给我们发奖励饼干,可你心里总会觉得,即便没有奖励,偶尔鼓励一下员工的优异表现也算是基本的心理学策略(和基本的人情常识),可连这些都没有。

还好患者们时不时让人心头一暖。当他们跟你道谢时,你知道他们绝对是真心实意的,而且有时候你觉得他们道谢的理由简直不值一提——不就是每天发生在医生面前的无数小小危机中的一场嘛。

我到今天都留着患者送给我的每一张卡片。那些家人朋友送的生日卡和圣诞卡全都被我扔了,但患者给的都还在,不但挺过了我的一次次搬家,还幸免于我告别医生行业时对过去所有文件进行的一股脑大消灭。

它们就像微弱的一撞拳、一击掌,支撑着我不断向前。来自患者的缕缕挂念不断敲击着我的老板们压根儿不稀得去关心和了解的软肋。

直到现在——在我作为住院医生已经换过两次工作之后,我才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主任医生微弱的认可。

事情是这样的,在圣阿加莎干了几个月后,门诊主管突然找到我,说有一位主治医生要提前离岗去执行科研任务,问我愿不愿意填补空出来的职位。她说,之所以找到我,是因为我在科室里的表现令她刮目相看。

我知道她是在说:我们俩目前为止只见过两面,一次是在做引产手术时,另一次是她怒斥我在没有进行静脉注射的情况下就给病人口服了抗生素。

很显然,她翻了所有人的履历,然后发现我做住院医生的时间最长。但有的时候,假如奇迹真的发生了,你就不会去在乎它究竟是如何发生的,于是我神采奕奕地回复她说:我当然愿意。

当然,我也有私心,想着这个新职位有可能给我带来切实的好处。当时我和女友已经一起走过了 3 年,正准备着步入成年生活的下个阶段——一起买套公寓。

我决定要牺牲自己的通勤时间,这样我俩就能有个踏实的落脚地了,一个真的能叫作「家」的地方,你可以在墙上随意挂照片,而不会因为打孔被房东从押金里扣去 50 英镑。

我那些不从事医疗行业的朋友,那个时候都已经开始置办第二套房产了,假如朋友们都在干某件事你却落下了,那种感受……你懂的。

就好像他们都在聚会上排挤某个人,都拿了汽车驾照,或者都在发霉的地牢上砸了数十万英镑一样,虽然很蠢,但谁也不喜欢被落在后面的感觉。

这个时候,挣的每一毛钱,对于要还房贷的我来说都弥足珍贵,所以我问主任医生,如果职务有所变化,我是不是也能开始拿主治医生的工资了?

她笑了,那笑声如此敞亮,如此长久,我估计在产房里隔着两道门做手术的同事都能听见。

而相比较这少得可怜的薪水,医生的工作可是相当「物超所值」……

在急诊室给病人开了事后避孕药,然后她问我:「昨晚我跟三个人睡了,只吃一粒够吗?」

花了一早上和贷款经纪人过了一遍最近 3 个月的银行对账单,这样他就能大概了解我的收支状况。「你……平时不怎么出门吗?」他支支吾吾地问我。

那一刻我真为自己的职业感到庆幸——假如像其他快 30 岁的普通青年那样,拥有一份正常的工作和正常的社交生活,我可能就存不了那么多钱付首付了。

看看我的对账单,真是够让人沮丧的,我的钱都花在了咖啡、汽油、外卖比萨饼这些必要又实际的东西上。

那些人生中「无用而美好」的东西几乎没享受过:没去过酒吧,没下过馆子,也没看过电影或者度过假。

等等,这笔钱是怎么回事?居然买过戏票!前一笔账显示是付给花店的。

一起捞偏门副业之路

乡村有约不推广赚钱吗 乡村有约城市合伙人招募

2022-6-7 11:22:29

副业之路

2015加盟不花钱的赚钱生意 现在0元加盟挣钱生意

2022-6-7 11:27: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