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流水线工厂赚钱不

成都捷普工厂流水线到底能挣多少钱?我一朋友刚打卡45天结束。具体讲讲收入情况!4月份全勤270工时,到手4480元。3月份上了几天,四月满勤,5月上几天,总共拿了7200元左右,加上返费2500元安全到手,合计9700元左右。这个流水线确实很累人的,有时一天要工作12小时,每周休息一天。几乎连轴转感觉。不过厂里包吃住,会扣伙食费住宿费啥的,不多,一个月这样也能存下几千元钱。在成都一个月能轻松拿5000元的工作,要么需要有点技术才行。要么做销售有业绩,送外卖送的多才能五千以上。一般的基础工作也就是三四千元工资,美其名曰可以到点下班。基本像流水线上,就是靠加班加点卖工时体力挣钱的。还好中介答应的返费有到账。很多工厂外包的中介,经常员工离职后就拉黑微信,不给返费。很多黑中介赚的就是员工的返费钱!所以必须有熟人介绍才行!不知道大家有在成都上班吗?工资待遇如何?欢迎大家分享说说都在哪个行业上班,工资待遇如何?觉得分享阔以的,点赞,评论,关注,持续输出有价值的内容和话题。

开一个电子厂利润高吗?

根据目前的一个行业态势,现在开个电子厂利润方面非常不错了,你还讲究利润。当然如果经营不错的话,一般的电子厂的利润率是在25%左右,开一个电子厂一年利润大概在100万元左右,电子产品销售非常广阔,市场前景非常好,非常值得投入。

开流水线工厂赚钱不

其实现在不管做什么,利润都已经透明了,如果开一个电子厂也一样,利润都基本上透明了,只能挣点人工费和其他的税费,其他的基本上没有什么利润可言。如果给全员买保险的话所剩的利润就更低了,所以现在要投资的话真的需要谨慎,如今各行各业的利润都很低

开一个电子厂利润高吗?

根据目前的一个行业态势,现在开个电子厂利润方面非常不错了,你还讲究利润。当然如果经营不错的话,一般的电子厂的利润率是在25%左右,开一个电子厂一年利润大概在100万元左右,电子产品销售非常广阔,市场前景非常好,非常值得投入。

其实现在不管做什么,利润都已经透明了,如果开一个电子厂也一样,利润都基本上透明了,只能挣点人工费和其他的税费,其他的基本上没有什么利润可言。如果给全员买保险的话所剩的利润就更低了,所以现在要投资的话真的需要谨慎,如今各行各业的利润都很低

开工厂的真的很赚钱吗?

开工厂能不能赚到钱,首先你要在合适的时间开公司,也叫做时运。其次开工作做出来的产品要很有创意,品控要一流才回有人买你的东西。另外,开工厂要有很好的人才,人才才是最宝贵的资源,开工厂要有很多的优质的客户,这样才能把公司做大。

首先,任何生意你不会是最后一个人。开厂还是能赚钱的,但是门外汉是赚不到的,这是第一条要素。

工厂流水线上的工作又枯燥又累工资又低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年轻的人做?不会考虑换份工作吗? 开流水线工厂赚钱不

因为其它工作你要懂很多,在流水线只需要做颗螺丝。18 岁高考落榜,我去流水线打工,撞上了工友绝望跳楼自杀……

我的工友想要教我如何融入这里,只需要去上个钟,我却同时爱上了一个「厂妹」和一个「洗头妹」……

(本文根据我和朋友们的真实事件改编,为了保护当事人隐私,有大量模糊处理。)

18 岁,我高考落榜,领了工牌,走上流水线。

那个夏天,工友绝望到跳楼自杀,我却乐在其中。

因为在那里,我同时爱上了两个女孩。

如果让我在这两个女孩之间,再做一次选择,我还是会选——都要。

第一个女孩,是大头带我认识的。

大头是睡在我下铺的工友,整个车间最出名的混子。我们车间是计时的,他每天上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拖张巨大的硬纸板,找一个货最多的角落,铺好纸板一躺就是一天。

第一个休息日,大头问我有没有满 18,满了的话可以带我去「玩球」。

开始我一脸问号。

后来我才知道,去那里「玩球」的确要年满 18。

大头开了一张台,熟练地把摆成等边三角形的台球击散,拿巧克擦着球杆头:「来这打一次球,是你融入这里的第一步。」

我:「想彻底融入呢?」

大头用球杆指了指 3 楼粉红色的窗户:「去一趟 3 楼。」

我眼神随着球杆望向 3 楼,1 楼理发店走出一个穿着白 T 恤的姑娘,把大头的球杆抢过来:「扑街仔,教坏小孩。」

就这样,我遇到了那个夏天第一个让我动心的姑娘。

她披着湿漉漉的头发,穿着白 T 恤和短到被上衣盖住的超短裤,踩着粉色的人字拖走进了我的 18 岁。

我花了几分钟才把视线从她白花花的大腿上挪开。

大头接了个电话,把球杆放下,一脸坏笑,对我说:「我朋友找我有事,你先在这玩吧。」

我跟她打了半小时。

她叫柠檬,来自四川,在旁边的理发店洗头。

她和我一样都是因为高考来这,只不过,她是放弃了高考,我是被高考放弃了。

广东的夏天特别热,打了一小时,我满头汗。头发一团一团贴在额头,我想,干脆剪个头发吧。

她洗头的技术很差,指甲很长,力度不均匀,把我因为上火头上长的几个痘痘都抠破了。

我问:「你这手艺,能养活自己?」

她把一团泡沫糊在我眼睛上:「你姐姐我是靠脸吃饭的。」

剪完头发后,她给我洗第二遍。

她笑嘻嘻地问:「多加 50 可以按摩哦,要体验一下吗?」

我咽咽口水,又摸摸口袋,说:「算了。」

她捏着我的耳垂,低头看我,发尖洒在我脸上,痒痒的:「你亏大了。」

出门前我问她:「能加个 QQ 吗?」

她把手机号报给我:「有事给我打电话吧。」

回到宿舍,大头问我:「舒服不?」

我摇摇头:「一般,她指甲太长,弄得我有点疼。」

大头一脸猥琐:「你得加钱。」

第二个女孩,我能跟她好上,要感谢阿伟。

高考出分那天我和阿伟在一起,他过了二本线,我落榜了。

阿伟慷慨地把他退役的 iPhone4s 送给我,让我想开点。

而这个旧 iPhone,就是我和阿玲之间的纽带。

那年厂子的订单很火爆,大学放假后,每天都有大巴车,从广西把一车一车的中专、大专生拉到厂里。

他们讲一口「壮普」,管男生叫「友仔」,管女生叫「友女」。每个人讲话都神似偷电瓶车的「窃格瓦拉」周某。

阿玲就是其中一个。

她坐在我前面一个工位,干活很快,戴上耳机,像一个上了发条的机械臂。

为了让她降低速度,我给她连续买了一周的红枣酸奶。

后来,作为回礼,她连续放水了一个假期。

她是个真正的小女生,粉色的裙子,黑色小皮鞋,喜欢 JK 和洛丽塔,吃苹果都要用水果刀切成小块用牙签吃。

除了一口「壮普」有点违和外,她符合所有我对「公主」的幻想。

她家庭很困难,父母在家务农,有个弟弟在读小学,中专的学费和生活费都自己挣,JK 和裙子也都是淘宝上挑便宜的买。

她说,今年暑假的目标是存够学费后买一个二手 iPhone。

工厂里的年轻人对 iPhone 有一种执著的迷恋,那是一个可以随时拿出来的身份牌,是一个可以无声彰显经济实力的标志,是理想的最小单位。

在她面前,我伪装成一个高考后体验生活的富二代,并且以「让她提前熟悉 ios 系统」为由跟她换了手机。

这是那个夏天阿伟帮我的第一个忙,他的旧 iPhone 开启了我的一段新恋情。

在我和阿玲关系还没有那么密切的时候,打心底,我还是更喜欢柠檬一些。

因为,遇到不开心的事时,我都更喜欢去找她。

那阵子我们接了一批进口订单,做玩具车。

这种玩具车外壳有一种特殊涂料,会随着温度变色。

我跟大头在同一条流水线,大头负责安轮胎,我负责打螺丝。

广东人把一条流水线叫「一条拉」,每条流水线的负责人叫「拉长」。

我的拉长是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抠门而且刻薄。她每天中午花钱去食堂买一份饭,然后分成两份,留一份晚上吃。

她总给我安排最刁钻最难干的活儿。

只要堆货了,她就会叉着腰指着货大喊:「快滴啦,快滴啦。」

好像她能用语速提高产出。

上完一天班,就憋一肚子火,只想找个人吐槽,六点半下班,我拨通了柠檬的电话……

两分钟后,收到柠檬的短信:「台球店门口见。」

我到台球厅门口时,她已经靠在那里,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看到我来了,她挥挥手:「走,带你去我最爱吃的烧腊店。」

她熟练地走到玻璃窗前:「一份白切鸡饭。」

我刚要开口点菜,她又对窗口说了:「给他来一份三及第汤饭。」

我:「你干嘛不让我自己点?」

她:「你是读书人嘛,及第,还是三及第,多吉利。」

我:「姐,分数已经出了,我落榜了。」

她:「你没看过《岁月神偷》吗?里面吴君如最喜欢说一句话『做人,总要信。』你不信点什么,生活多没劲。」

我:「那你信什么?」

她:「我信奶茶啊。」

我:「杰伦啊?」

她:「不是,奶茶店啦。我想开个奶茶店。你看路口那个蜜雪冰城生意多火,每天都有人排队。等我挣够了,我就回老家大学城加盟个奶茶店。雇两个员工做事,我就负责收钱。」

我:「那好啊,你可以雇我。」

她看着我,摇摇头:「我姥爷是看相的,我也会一点,你是个文化人,你要做有文化的事。这里和奶茶店,都不适合你。」

服务员把柠檬的白切鸡端过来,柠檬把蒜泥姜丝倒上,夹起一块肉伸到我嘴边,我张口吃了,竖了个大拇指。

她边吃边问:「你信什么?」

我:「我信笔。我想写东西。」

她:「那很好啊,你可以写我。」

我:「我跟你又不熟,怎么写。」

她把嘴凑过来,在我脸上印了一个油印:「现在熟了。」

那顿饭我忘了是怎么吃完的,我满脑子都是那口白切鸡和那个吻。

之前我从没信过一见钟情,后来,我更没信过。

唯独这一次我信了,但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一次,我该不该信。

之后,我经常在下班时候找她,她中午 12 点前从不接电话,我也从没问过她为什么。

我偶尔会牵她的手,但她总是忽然间放开。

平时吃饭打台球总是她付钱。

我唯一的花费就是,路过奶茶店时给她买一杯 4 块钱的柠檬水和一个 2 块钱的冰激凌,一开始买两份,后来只买一份。

她总让我吃第一口,但一定要自己吃最后一口。

她说,美好的开始可以寄托在别人身上,但从一而终的美好只能靠自己。

其实,那时候我就应该注意到理发店楼上的粉红色灯光。理发店从来就不只是理发。

这样,柠檬一切反常的举动,都会格外合理。

18 岁时,我就像一匹种马,心动的次数与呼吸的频次相当。

把 iPhone 给阿玲后,我们的感情开始迅速升温。

胖胖的中年拉长嫌弃我上班闲聊,坐在哪里都会拉低方圆 4 个工位的工作效率。

决定把我安排在流水线最后一个位置——这样只能影响前面一个工位的人。

阿玲私底下跟我前面工位的人换了位置。

她侧着坐,这样我们可以一边工作一边聊天。

一抬头,我就能看到她的侧脸。

厂房里温度比较高,她是易出汗体质,脸上永远像打了两块红扑扑的腮红,鼻尖总是有汗珠。

她很怕热,每次我问她最想要什么,她的回答都是:一个带空调的大房子。

我们每天一起上班,一起去食堂,周末一起去市区逛街。

那阵子,我几乎把柠檬忘了,而柠檬也从没找过我。

下班后我和她去外面散步,路过奶茶店。

我问她:「想喝什么?」

她说:「柠檬水。」

我心底被刻意掩盖的两个字忽然泛了起来,我说:「换换,喝点别的吧。」

她说:「那就烧仙草吧。」

那次散步我一直心不在焉。

我有负罪感,我觉得自己用冷暴力伤害了一个女孩。

但马上又原谅自己——为什么她从来不主动联系我?

让我没想到的是,几天后,柠檬主动联系了我。

她发生了意外,那是她第一次主动联系我,也是唯一一次。

不过,柠檬发生意外的那天,早上就很不太平。

我一睁开眼睛,大头就对我喊:「阿千,快起来,对面女员工宿舍有人跳楼了。」

一起捞偏门

20年开始做微商赚钱不

2022-6-21 1:23:41

一起捞偏门

不投资还想赚钱可能吗

2022-6-21 1:26: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