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书店挣钱吗

开个书店挣钱吗

书店利润有多大?

书店利润非常可观的,一月的收入即营业额即销售额如果是10000元那么利润是3750元,一年保持这样的收入 那么一年的收入是120000元 利润是45000元,这就要保证每天的收入在10000除以30=333.3的循环数,利润非常可观,非常适合投入的。

书店的利润一般在百分之三十,因为书店租金店员等都需要费用,买书的利润大约百分之五十,扣除后能剩下百分之三十。

书店怎么样,开一家书店赚钱么?

现在想要开书店赚钱恐怕不那么容易了。以前我也挺喜欢逛书店的,休息的时候把逛书店作为重要的消遣之一。但现在却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进过书店了。虽然每年买的书还是不少。现在的实体书店想要和网上书店竞争几乎是不可能的了。我如果在网上看到自己喜欢的书都会先放到购物车,等到网上书店打折的时候再买,一般都等打五折甚至更低折扣的时候来买。大部分喜欢看书买书的都是如此。当然也有很多人还是喜欢逛书店,看到喜欢的书都会记下来,然后在网上买。毕竟网上买都有折扣,而在实体书店买即使有折扣也不多。现在除了新华书店和一些比较大的书店外,大部分的小书店都很难经营下去,有的也是一些考试书店,还有一些旧书店。如果我真的喜欢自己开书店,也还是有一些建议可以给你。一是把书店开的非常专业化,比如说开文学书店,就只卖文学类的书籍。只要你够专业,就一定会有主顾找上门来的。二是在经营书店的同时和其他的行业结合在一起,如咖啡店可以和书店一起经营,用书店招来顾客,但依靠卖咖啡来赚取利润。三是可以和网上书店结合起来,现在当当,京东,淘宝,孔夫子都可以加盟。虽然利润会少很多,但能够做到薄利多销也是可以的。现在街边的小书店很少了,如果能够多一点,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现在开书店是否有前景? 开个书店挣钱吗

如果是开实体书店,你如果能关注和把握到当下潮流和理念的变化,前景依然可观。

那么,潮流和理念的变化是什么呢?

简单来说,只卖书的实体书店已经很难盈利,加入咖啡、杂货、简餐甚至其他体验式服务的泛书店模式正成为当下新兴书店的主流业态。

从盈利结构上看,包括西西弗、诚品、大众书局、方所和建投书局在内的书店都在靠书之外的东西赚钱。

你如果去北京蓝色港湾的西西弗、「字里行间」等书店逛,会有和传统书店完全不同的体验,它们不再像传统印象中的「书店」。

这些新书店不止卖书,还卖杂货、咖啡,甚至简餐。整个「书店」中,书的陈列面积最多占到六七成,但咖啡区几乎成了标配:「书店」面积再小,经营者也一定会空出一角,装上咖啡机,摆上几张桌椅,然后就像星巴克那样开始营业了。

这些并不是最「夸张」的,倘若再逛到方所或中信书店,那种颠覆感可能会更强。前者成都太古里店 4000 平方米的空间里只有 30% 至 40% 的区域在卖书,后者的门店则会售卖无人机和其他一些例如互联网音频、基因测序服务等虚拟商品。

这些「不像书店」的书店的开店速度也是许多传统书店望尘莫及的。经营了 20 多年,北京三联韬奋书店总共只有 3 家店,而西西弗,它在过去两年间分别开了 20 家新店,在全国的总门店数已经达到 67 家。至于中信书店,它对外宣称的扩张计划是 1000 家。

一夜之间,城市的购物中心、写字楼、机场甚至郊区的奥特莱斯,到处都是这种新书店。它们通常装修别致,有的建在海边,有的配置了挑高 10 多米的阅读厅,有的还提供小书房……重点是,除了卖书,它们还卖很多别的东西。

这派繁荣景象很难让人相信,仅仅两三年前,因为电商竞争和房租上涨,市场上还到处是书店关门的消息。当时,北京最大的书店第三极书局,和深圳第二大单体书店深圳购书中心相继停业。之后,上海的严博飞卖掉了季风书园,它曾是上海的文化地标,在上海曾拥有 8 家门店。

眼前的繁荣里,有一股特殊的推动力量,那就是商业地产公司。

就在实体书店被电商碾压的四五年间,购物中心这一实体店形态开始扩张。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每年都有几十家新的购物中心开业。

为了吸引人流,这些购物中心在招商时一度最爱餐饮业态,饱和之后,书店又成为它们招商名单上的贵宾。只要书店愿意进驻,购物中心愿意减租金,给装修补贴,甚至「什么条件都可以谈」。

而在那些被书店品牌嫌弃的地方,比如不成熟商圈的新开商场或者写字楼,商场甚至愿意加盟一家书店亲自运营,只要对方同意挂上书店的招牌。

「多种业态互相配合能产生积极的化学反应。」香港太古地产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说。他所在公司旗下的太古汇开到哪里,就会把方所或者 PageOne 书店带到哪里。

在大悦城,这种追求业态多元性的做法被称为「管理消费者的时间表」:人停留在商场里的时间越长,意味着他们在商场里消费的可能性越大。2015 年,上海大悦城二期建成后,就把 6 楼步梯口的位置留给了西西弗书店。

更重要的开店动力,当然还是来自「书店」自身。

在 2017 年因租约到期关店之前,每个周末,位于上海市福州路 579 号的大众书局都座无虚席。890 平方米的书店里,书架和文具都靠边排列,中间 200 平方米的地方是一片咖啡区。花 30 元买一杯咖啡,你就能坐在书店提供的沙发里,随意翻看店里的书。如有必要,店员甚至还会拆新书给你。

从每天早上的第一拨客人算起,这片咖啡区能连续接待三四拨人,日均卖出 200 杯咖啡,销售额超过图书。

这种景象从 2012 年就开始了。那一年,大众书局开始拉长经营时间,由只在白天经营改为 24 小时营业,并增加了咖啡区,后者直接拯救了这家饱受电商威胁的书店。「图书的毛利率平均只有 30%,但咖啡至少翻一番。」上海大众书局总经理助理朱兵说。

多元经营之后,书店重新成了能赚钱的生意。

差不多时间,西西弗和今日阅读分别在贵州和成都开始了自己的转型:在原先经营的商品结构中加入咖啡、文创等多元业态。今日阅读因此还改了个更有设计感的名字,把繁体的「設」字拆开,叫作「言几又」,以示自己在设计而非阅读领域的志向。转型之前,它们和三联韬奋书店一样是图书零售的专营者。

这种多元化在最初多是联营模式,即把场地出租给在咖啡、文具领域有经验的经营者。以大众书局为例,它找来百新文具和晨光文具在店内开「店中店」。

试水成功之后,它们就向自营的方向发展了。2014 年,大众书局从原先的合作方手中接过咖啡区的经营权,从 Costa 挖来咖啡师和店长,推出自有咖啡品牌「纸品咖啡」。

除了咖啡和文创产品,签售会、名人讲座或者读书会等线下活动也是多元型书店的常见策略。西西弗称自己每年举办的活动达到上千场。

西西弗董事长金伟竹则认为,在这个时代做书店,除了要懂书、懂内容之外,也要懂新市场的变化。

1993 年创立时,西西弗是一家人文社科类书店,但随着实体经营店的租赁成本上升和电商兴起,经历过「差点死掉」的境况之后,它就决定不再纠结「书店应该是文化的还是商业的」问题。

2007 年转型时,西西弗的目标变成了「追逐坪效」:只开 500 至 800 平方米的小店,书架与书架之间的摆放尽量紧凑,书的选择不根据个人偏好,而依照数据。

改变定位之后,西西弗董事长金伟竹开始把图书当成一般商品经营。

他因此引入了其他零售领域的数字化管理,从多个维度给每本书都打上 10 多个属性标签,把客群和产品做数据化匹配,然后,根据门店所在的商圈客群、消费能力等判断一本书值不值得被采购,适合放进哪家书店,需要跟什么书摆放在一起……书的「进、销、存、退」都变得标准化。

一起捞偏门

开淘宝店铺挣钱吗

2022-6-15 6:58:41

一起捞偏门

承包消防工程挣钱吗 消防工程公司挣钱不

2022-6-15 7:13:2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