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半个月入职和后半个月入职 上半月入职与下半月入职有何区别

记忆职场(二)
说到我入职的第一个公司AL,我只在那里做了一个月,好像是我主动离职的,具体什么原因我已经忘记了,反正我毕业后前三年工作都是走马观花,不过好像我走的时候同事也走了几个。公司有什么问题?不记得,也不清楚,当时应该也没有想到去关注。前面说了我被招进去完全属于机缘巧合,首先这个公司刚组建成立,我就是一个傻傻应届毕业生,对未来和工作没有什么规划和想法,有份得养活自己!
这里也要多说一点,我们那个年代的农村孩子,尤其父母一辈子也仅仅能给我们温饱的情况下,我们见不到这个世界各个面,听不到你的圈子之外的任何人、事、物。走出不了原生的圈子,意味着你还将重复上一辈的一切,那些没有上学走出来好多都是子承父业,有的跟父母一样成为城市里的农民工,有的在家里务农,有的在家乡拥有了一份还不错的工作,当然还是他父母的圈子,当然我说的主要还是我们这一代人,也没有看不起某一个身份的意思。也有很多上学走出来了,好的学校或不好的,我们还是带着我们的无知认知按部就班,即使资质条件很好,我们也把握不住机遇,突破不了自我,我们为人处世还是跳不出自己的认知阶层,不会圆滑,没有梦想。所以一个人的见识很重要,他决定了人的思维宽度,眼界高度,思想格局。就如即使我在省会城市里上了一个大专,姑且说是大学吧,其实每天也是浑浑噩噩,我并不懂得要抓紧学习,懂得规划自己,继续深造,或者往好的工作目标去努力,再不济就自己的专业优势拿一些能贴金的证书,这些我是从来不懂得考虑的。
人才市场招我去AL公司的小伙子ZH,那时候应该二十四五岁,学历不清楚,社会经验很丰富,有时候中午吃饭大家一起,我听他说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那时对于一张白纸的我来说可以说新鲜至极,但是现在想来吹牛成份极大。比如他说他家里多么的有钱,几辆车房什么的,甚至还说他自己吸过一次Du,Du瘾犯了自己一头扎河里什么,我对这还真是不了解,但现在感觉很假。ZH为人比较热情,我觉得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他好像很讨厌那个技术领导,因为技术领导喜欢招聘现场的另外一个女生,很执着的喜欢,想把我的职位给她,这个ZH却很讨厌那个女生,基本上只要一起就能听到他说那个女孩子的不是,其中渊源我是不知道的,而那个女孩子成了技术领导的专职秘书,没干几天就离职了。其实现在想想如果那个公司后来能好好发展,我一直再里面做下去说不定后期的境遇会完全不一样,那一个月里我在那公司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是个小白,或者什么都不懂得尴尬,亦或是工作压力,对于初入职场的毕业生是比较友好的,不过这家公司后来具体是死是活无存得知,现在也查不到公司信息了。
AL公司应该有四个合伙人,技术的那个已经说过,具体深入的不怎么了解,他也不怎么来公司,一个星期两三次的样子,坐会而就走。一个我现在完全没有映像的这里就不说了,还有一个女士,也就二十来岁,都说这家公司她从家里爸爸那里弄来20万入股,我对她的映像是咋咋呼呼的,声音清脆响亮,人开朗热情,职业女性又谈不上,比较像一个傲气的公主。在我工作的一个月里跟她的交集也不多,映像最深的是离职后我去领工资,我不记得领的是800元,还是1000元,但我清清楚楚的知道她给我多发了200元,也就是说我如果领的是800元,我在AL应该没有干够一个月,应该是发600元的工资,她给发错多两百。要不就是我做了整一个月,应该发800元,她给我了1000元。事件久远,无从想起,反正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挺有帮助的,我极其缺钱啊,有了钱,房租、吃饭这些亟待解决的事情迎刃而解。(那个时候我记得吃一份热干面或者凉皮就1.5元,一份盒饭3元钱,我和同学租住在都市村庄两室一厅,房租一百三四的样子。)这个AL公司工作上的事情我真是不记得做过什么,也就能说说人了,下面再说一个办公室主任和另外一个高大那时候感觉还算帅气的合伙人,离职后的第二年这个合伙人和我还有一次小小的交集……(待续)
(本文系作者真实生活经历,文章原创,个人账号今日头条发布,禁止任何形式转载!)

15号之前上班和15号后上班的区别:以前的国营单位按15号为发工资的界限,15号之前来报到上班当月发一个月足额的工资,如果15号之后来报到上班只发半个个月的工资。现在大多数单位都按当月实际工作天数来计发当月工资,没有了以前15号之前来还是之后来的区别。

前半个月入职和后半个月入职 上半月入职与下半月入职有何区别

15号之前上班和15号后上班区别?

15号之前上班和15号后上班的区别:以前的国营单位按15号为发工资的界限,15号之前来报到上班当月发一个月足额的工资,如果15号之后来报到上班只发半个个月的工资。现在大多数单位都按当月实际工作天数来计发当月工资,没有了以前15号之前来还是之后来的区别。

你们见过的最聪明的女生有多聪明? 前半个月入职和后半个月入职

我是一名一拖二的全职妈妈,和老公分居两地。

为了赚取外快补贴家用,我瞒着老公兼职做了一名网络哄睡师。

没想到有一天,我发现我哄睡的对象居然是我老公。

他说他为情所困,失眠已久。

那一刻我如坠冰窖。

1.

晚上十一点三十分,再次确认孩子们都已经睡熟后,我快速地登录上 APP,准备连麦。

我是一名在深夜工作的兼职哄睡师,帮助顾客快速进入梦乡,是我的工作。

我已经瞒着老公偷偷做这个工作半年多了。

不过今晚我要哄睡的对象有点特殊,因为他是我同事晓菲的包月客户。

晓菲和网友奔现成功,两人要去新西兰玩一圈,她不想让新男友知道自己做哄睡师这回事,只好拜托我帮忙,让我上线冒充她应付几天。

说实话我有点紧张,主要是怕穿帮,我怕对方会听出纰漏,给店铺和晓菲打差评。

「那人喜欢萝莉音,不大说话,一般就是要求唱歌或者讲故事,咱俩声线差不多,再配上个音乐,他应该听不大出来。」

晓菲宽慰我,并且发了一段语音条,让我模仿她哄睡时的语调和语速。

我模仿了一天,这才忐忑上岗。

这是一位名字叫做「林时抱佛脚」的客户,除了用户名,其他信息全是空白。

趁着连麦的工夫,我清了清嗓子,将声线调整得尽量和晓菲很像:

「先生您好,又睡不着了?今天是讲故事还是听音乐?」

「唱首歌吧。」

低沉又略带磁性的声音从对面传来,让我一愣。

这声音?怎么这么像林浩?

「请问您想听哪首歌?」

「随便吧。」

乖乖,连敷衍的口气都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以这种模式交谈,我肯定会以为那头的人是林浩无疑。

我对他的声音太熟悉了,今年以来疫情反复,各地管控轮番上阵,到目前为止林浩已经十一个月没回家了,我每天能接触到的,只有他的声音。

叹口气,将思绪抽回,我从晓菲的歌单上找了首舒缓解压的,开始轻唱。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直到对方那边响起了均匀的鼾声,我才挂掉了电话。

可不知怎么的,那个和林浩相似的声音却始终盘亘在脑海,整夜都挥之不去。

我想我一定是太思念林浩了。

2.

第二天,我将这件事当笑话一样讲给晓菲听。

谁知晓菲大惊小怪:「这么像的吗?不会就是本尊吧?你最好查查你家那位。」

「呸呸呸,查什么查,我家林浩才没这种需求呢,他每晚十点准时跟我视频,我都看着他进被窝。」

「行吧行吧,护夫狂魔。」

挂掉电话,我起身去客厅,准备工作。

我的主职是有声小说配音,在某小说平台做签约主播,工作自由,多劳多得。

作为一名一拖二的家庭主妇,能得到这样的一份工作,我很满足。

其实最开始的那两年,和很多拥有同样身份的妈妈一样,我也曾为了能在照顾好孩子的同时有一份额外收入焦虑得不行。

闺蜜劝我,你当生活博主吧,每天录录视频,露露脸,涨粉以后可以直播带货上小黄车,比上班挣得多。

但我不想露脸,更不想把自己的私生活暴露在镜头之下,而且林浩肯定也不会同意。

所以最后我没当博主,而是做了一名有声主播。

我声线条件不错,大学的时候做过校广播站的播音员。

确定了目标后,我报名参加了几期配音培训,然后将只有两岁半的龙凤胎送了全托,开始大展拳脚。

拿到第一份报酬的时候,我兴奋地给远在甘肃的林浩发微信炫耀,告诉他我终于有能力为他分担生活的重担了。

林浩很高兴,他说,老婆,我们一起这样努力奋斗几年,就能过上团聚的好日子了。

我向往团聚的日子,所以此后我尽可能地多接单,挣更多的钱。

再后来,圈里的一个姐妹开了一家网红哄睡工作室,据说收入不菲,见钱眼开的我,瞒着老公在里面做了一名兼职哄睡师。

我想,再坚持一年,我就可以有底气劝林浩从那个高薪但遥远的公司离职,找个离家近的工作了。

3.

我这样想着,手机突然一震,晓菲的电话又来了。

「诶?我突然想起个事,就我那个客户,有一次连麦,他喝多了自言自语,说自己稀里糊涂做了对不起老婆的事,觉得自己很混蛋,他忏悔似的一直絮絮叨叨,最后还喊了一个人的名字,说对不起她。」

「什么名字?」我一边打印着将要录制的稿子,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丝毫没留意到晓菲特意的停顿。

「晨晨~」

我划拉稿纸的手一顿,有些不可思议。

晨晨?

「本来我都没放心上,这世界上叫晨晨的海了去了,但听你刚才那么一说,我觉得不对劲,这也太巧了吧。江晨,你最好留意下,天南海北分居两地的感情最容易出问题,我那该死的前夫不就是个例子吗?」

晓菲的前夫是个海归,被公司委以重任,整日天南海北地飞,聚少离多的日子让他和一个空姐勾搭在了一起,直到连孩子都搞出来了,晓菲才知晓这一切,她气不过,去前夫和小三公司一通闹后飞速离婚。

她无数次和我说,两地分居确实是夫妻感情的杀手。

但我觉得林浩不至于,我对我们的感情还是有信心的。

林浩和我是大学同学,我俩家境普通,无人帮衬,所以从大四那一年就铆着劲地要赚钱。

我比较幸运,大四下学期就拿到了一个不错的 offer,但林浩有点时运不济,面试四处碰壁,只得从门槛最低的销售做起。

毕业后半年,我意外怀孕,诊断书上的「异卵双胎」让我俩最初打胎的念头开始动摇,最后,我俩扯了证,留下了孩子。

没有婚房没有车,连婚礼也是为了省钱报名参加的集体婚礼,但这些寒酸丝毫不影响我俩急剧升温的幸福感。

真的是有情饮水饱。

十个月后孩子呱呱坠地,是一对龙凤胎,我俩欣喜之余又开始担忧孩子的照看问题。

林浩是单亲家庭,父母早就分别再婚,无暇顾及他,听说孩子降生也只是象征性地给了 3000 块钱的红包,毫无搭把手的意思。

而我妈更是指望不上,自从我哥结婚,特别是我侄子侄女的接连出生,我妈已经彻底沦为了哥嫂家的老妈子,一刻不得分身。

所以最后思前想后,只有我牺牲,辞职做起了一名全职妈妈。

林浩压力倍增,开始寻找更挣钱的路子,恰巧他们公司要在大西北开辟市场,需要派人做先锋,公司给出的丰厚待遇以及晋升机会,让林浩颇为心动。

他说他要把握住这个机会,拼上几年,给我和孩子买房买车。

于是在孩子们半岁后,林浩远走他乡,我们开始两地分居。

到现在为止,已经两年了。

两年,钱确实挣了不少,但感情,也不是没受到影响,我在两个孩子的焦头烂额里无数次接起过林浩的电话,他总是语气消极,说他想我,想孩子,想感受一个正常家庭的温暖,他一个人在那边太冷清了。

我不是一个很看重物质的人,每每林浩这样说,我都会问他,不然回来找个普通收入的工作?林浩却总是拒绝,他说他受不了当牛做马却拿着低薪的苦逼工作。

他说为了高薪,宁愿煎熬。

我一直以为他能说到做到。

可是今天晓菲的一番话,却让我一下子坐立难安起来。

那个叫做「林时抱佛脚」的客户,很明显他姓林。

他真的会是林浩吗?

我决定自查真相。

4.

我从手机上选了一张孩子们的合影,送到楼下的摄影店冲洗装裱,然后在下面挂上了我亲手编织的流苏球。

流苏球鼓鼓囊囊,上好的手塞棉让它握起来棉感松软,毫无异物感。

除了我,没人知道,它的内里已经被我塞了一只袖珍车载定位器,超长待机,实时录音,而客户端 APP 就安装在我的手机上。

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可以一窥林浩隐私的办法了。

我是个感性的人,做事易冲动,那天接完晓菲的电话,我恨不得立马从幼儿园接了孩子直奔车站去找林浩,我想亲眼看看深夜连麦的到底是不是他,他又是什么时候得了睡眠障碍。

但我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我想起了去年那一次,我自作主张带着孩子们去看望林浩,23 个小时的车程,还没行进到一半老二就上吐下泻,把我和乘务员折腾得人仰马翻。

后来好不容易到了林浩的住处,两个孩子又水土不服,接连发烧,医院住了半个月,原本胖嘟嘟的脸颊都凹下去一大块,把我心疼得直想扇自己耳光。

所以从那次以后,我再也不敢带孩子们舟车劳顿。

我利用下午接孩子们放学的空隙,去快递站点将照片寄给了林浩。

接下来的几天,我追踪着物流信息,在快递签收的那一刻,将电话打了过去。

林浩已经拆开了包装,他问我:「怎么只有孩子的照片呀?老婆你的呢?」

我说:「我觉得你应该不是很想看到我。」

林浩嗔怪:「老婆你说的什么话,你是我老婆呀,我做梦都想看到你,乖,回头再单独给我寄一张,我要把你们都挂在客厅里,我天天看。」

我笑着应承,眼泪都快滚下来。

我觉得那一刻我一定是精分的,我的左脑告诉我,看,这明明还是那个对你心心念念的林浩啊,你怀疑他什么呢?就凭着一个相似的声音和重复的名字?

可我的右脑又在时时刻刻提醒我,99% 相似的声音,100% 的重名,并且那人也姓林,三项巧合加诸于同一件事上,那就不是巧合了。

我想起刚刚过去的这几天,我煎熬得夜不能寐,闭上眼就是林浩和别的女人搂在一起的画面。

我心里已经认定他变心了,所以在选照片的时候,都不敢把自己放进去,我怕他会把我的照片扔进垃圾桶,让我的计划前功尽弃。

林浩觉得我那话是玩笑,只有我知道,那是我内心最实实在在的想法。

挂了电话,我兀自颓废了好一会,才强打起精神让自己忙碌起来。

一切就只等晚上见分晓吧。

5.

晚上时针指向十点的时候,我给早已睡得香甜的孩子们掖了掖被角,然后轻手轻脚地起身,去客厅向林浩发起了视频聊天申请。

这是林浩去甘肃后,我们每晚雷打不动的项目。

但这次铃声响了很久才接通,林浩说他在洗澡。

他举着手机,镜头里露出来的半个膀子上全是水珠,他一边走一边用浴巾胡乱地擦拭。

但他的头发是干的,脸上似乎还带着一丝暴怒后的愠色。

「发生了什么吗,你脸色看起来不大好。」我试探着问。

「啊?哦~着急接你电话,滑了一跤,膝盖摔着了。」林浩磕磕巴巴地说完,对着镜头扬了扬眉。

但直觉告诉我,事情应该不是这样的。

我佯装镇定,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天,半个小时后,我挂断了电话,第一时间打开了 APP。

然后,我就听到了让我震惊的一番对话。

「你怎么又来了,我上次不是把话说得很清楚吗?」是林浩。

「我今天炖的牛腩汤,特别鲜,你尝尝。」陌生的属于年轻女孩的声音。

「凌悦,你别这样,我结婚了,我有老婆孩子,我们不可……」

未尽的话在一阵轻微的啜泣声里戛然而止。

「我知道你肯定还在怪我那天把你灌醉,可我就是喜欢你啊,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你,我那样做只想留住你。林浩,你不是说最喜欢烟火气的日子吗?我会做饭,会洗衣服,只要你同意,我愿意替你老婆照顾你。」

「凌悦,你不要这样咄咄逼人,你给我点时间好吗?你不知道,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我每天都失眠,成宿成宿地睡不着,我特别怕我老婆哪天知道了和我离婚。」

「她不会知道的,你不说,我不说,她怎么会知道呢?而且我保证,我绝对不会破坏你的家庭。」

视频电话的提示声这时候响起。

「你先走吧。」

推搡声,开门声……

原来真的是林浩。

我浑身抖个不停。

6.

我从没想过林浩会背叛我,这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那一晚,我花了很长时间才让自己从最初的震怒里平复下来,但随即而来的心酸却几乎要将我淹没。

为他生儿育女,为他分忧解难,为他忍受两地煎熬,却不如女孩带着烟火气的一碗汤。

两地分居的夫妻,哪一个不是守着承诺独自煎熬,他抱怨一个人生活冷清,我就没有被寂寞和忙乱逼得崩溃失落的时候吗?

可凭什么我能熬得住,他就不行?

越想越气,我在离婚和隐忍之间徘徊。

情感在教唆:背叛不可原谅,哪怕一次也不行。

理智却在劝导:孩子还小,生活太重,况且单亲家庭对孩子的影响不可估量,不如睁只眼闭只眼,选择原谅,毕竟他是被人灌醉的。

我就是在这种势均力敌的拉扯中,突然接到了林浩的报喜电话。

他说他从同事那边得到消息,鉴于他这两年业绩突出,公司高层有意将他调回总部委以重任,最多两周就会下通知。

「老婆,我终于要回去了,我们终于可以团聚了,老婆,你等着我。」

他兴奋地在电话里大呼小叫,语无伦次,像是期待了千年万年一样。

可我却感受不到丝毫的喜悦。

但他饱满的情绪感染了我,让我纠结许久的心里又莫名升起了一丝期待。

我期待他能对我坦白,期待他能帮我跨过心里的那道坎,然后,重修旧好。

7.

然而并没有。

归家后的林浩对外面的事情避而不谈,仿佛那就是洪水猛兽。

可他越是这样遮掩,我心里就越气,但又不能明着戳破,这种矛盾让我每天郁郁寡欢,开始拒绝林浩所有的示好。

在林浩升职宴的那个晚上,他醉醺醺地回到家,一身酒气地抱着我,在我耳边喃喃:「老婆,我们马上就会过上好日子了。」

他说完就凑上来亲我,力气极大。

我心里犯恶,却又挣脱不开,一气之下,狠狠地照着他的肩膀咬下去。

结结实实挨了我一口的林浩清醒了,他支起身子,扭头看了看肩上见红的两排牙印,眼里全是不可思议:

「老婆,你真咬啊?老婆,你怎么了?自从我回来,我就感觉你像变了个人……」

我没等他把话说完,抱着衣服去了孩子们的卧室。

一夜辗转难眠。

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早晚要疯。

8.

我去看了心理医生。

医生听完我的讲述,问我:「你很深爱你的丈夫吧?你心里其实不想离婚吧?」

我不解。

「你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你刚才的讲述中,你总会不自觉地强调,他的出轨不是本意,是被对方灌醉进行的,这说明你潜意识里还是维护你丈夫的,你觉得那次一夜情不是他的错。」

「你后期生气,心有芥蒂,不接受和他亲热,是因为你觉得他没有对你坦白,但是你为什么非要执着于他的坦白呢?他回家后的表现你看见了,对你和孩子一如既往,说明他心里还是有你和这个家的,他是真心想和你过日子的。」

「我倒是觉得,面对初次犯错的老公,尤其是你老公这种并非出于本意的,你是完全可以给他一个观察后效的机会的,况且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对你心存愧疚,又主动回归家庭,这种男人完全可以原谅。」

「你宽恕他一次,不要再深究,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他心里会念着你的好,你们的感情反而会变得更加坚固。」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我坐着电梯上了天台,狠狠地吹了会风。

最后我决定听医生的,和自己和解,为了孩子,再给林浩一次机会。

我去了市场,买了林浩爱吃的菜,接到孩子们后,开始在厨房大展身手。

林浩已经很久没这种待遇了,他看着满桌子的菜,有些动容。

他紧紧地搂着我:「老婆,我们以后好好的。」

好,就此翻篇。

我在心里这样应着。

9.

和好后的我和林浩,人生仿佛开了挂。

我已经辞掉了哄睡师的工作,专心深耕有声录播,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上周,我接到了一部百万字长篇小说的录制邀请,报酬颇丰。

林浩在新职位上适应得也很快,这两年一线市场的经验和磨炼,已经足够让他独当一面,他开始向着成功人士的方向一路高歌。

他似乎已经和女孩彻底断了联系,我有一次心血来潮曾偷偷查看过他的手机,并没有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于是我就更安心了。

我们买了车,车算不上多好,代步正合适,也一起看了房,那是一套次新的学区房,价格小贵,还没谈妥。

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我以为日子终于恢复了正常,我以为时光总算没有辜负我的和解。

直到两个月后的一天,我看到林浩搂着一个女孩,进了公司旁边的一个高档公寓。

10.

那天是周五,工作日,我去菜鸟驿站邮寄一份合同,恰巧路过林浩的公司。

北方夏天的下午四五点钟,阳光还很晃眼。

但我确定我没有看错,一身西装革履的林浩,搂着一个上身白衬衣下身 JK 裙的女孩,有说有笑地往他公司不远处的一个高档公寓里走。

林浩的手就搭在女孩纤细的腰上,边走边摩挲,或许是被挠到了痒痒肉,女孩笑着躲闪,又被林浩一把捞回怀里。

动作熟练而老套,刺眼又扎心。

我在极度的诧异和震惊里平复下来后,忍不住「呵呵」笑出声。

一回生二回熟,林浩你好样的。

再次遭遇出轨,我已经心灰意冷到连内心戏都省略了,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我想知道那个女孩是谁。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11.

我用了各种方法查女孩的身份,最开始我以为她会是林浩公司的某个小员工,趋炎附势为了升职加薪抱大腿的那种。

为此我特意抽出一天时间,以给林浩送咖啡为由,在他公司多番逗留,但盯来盯去,都没有找到和那个女孩背影相似的。

我还在半夜借口扔垃圾,用备用钥匙进到林浩的车里查找线索,依然毫无收获。

我为此困惑不已。

直到有一天,住在同一小区的邻居找上门来,才让我发现了端倪。

这个邻居驾车和电动车发生剐蹭,被电动车主人讹上,但是因为事故位置正巧在辅路,没有摄像头,邻居车上又没安装行车记录仪,他百口莫辩。

后来他想起来当时林浩的车就在他旁边的车道上,这才找上门,希望林浩能调出行车记录仪证明他的清白。

本是一桩举手之劳的事情,没想到林浩却拒绝了。

他说,真不巧,行车记录仪里的录像已经被他不小心删除了。

邻居悻悻而归,但林浩反常的行为和不自然的神态却警醒了我。

无缘无故删录像?

送走了邻居,我装作漫不经心地问林浩:「好好的行车记录仪,你没事删它干嘛,闲的啊?」

林浩讪讪:「摁着玩,不小心摁成删除了。」

我扬了扬眉,装作遗憾的样子,站在穿衣镜前整理裙子:「唉,可惜了,本来还能做个顺水人情呢。」

见我转移话题,穿衣镜里的林浩,在我的背后轻轻地吁出了一口气。

我收回视线,心里发出了一声冷哼。

12.

得益于林浩的提醒,我终于查清了那个女孩的身份,她就是那个和林浩发生过一夜情的女孩。

凌悦。

同时我也知道了他们在甘肃的那段过往。

那时候林浩和女孩是同一楼层的邻居,他们那个小区有一段时间因疫情被封控过,小区群兴起了以物易物,林浩有幸得到过女孩的友情投喂。

后来管控结束,为了表示感谢,林浩会经常买些蔬菜水果送给女孩,一来二去,两人就熟了。

女孩擅长做饭,林浩喜欢烟火气,女孩的出现给了长期在异地漂泊的林浩极大的心灵慰藉。

后来就有了那场一夜情,女孩本以为可以更进一步,但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的林浩却开始退缩,最后机缘巧合回归了家庭。

他当时肯定以为,回归了家庭就能摆脱自己的那些心猿意马。

没想到,时隔两个月,女孩居然千里迢迢地追来了。

这些都是我从 GPS 车载定位 APP 里听到的。

林浩升职后买车,考虑到我们租住的是老小区,治安差,为了防盗,我将之前塞在流苏球里的定位器,安装在了林浩的车里,APP 始终在我手机上。

因为定位器的说明书包装盒早就被我扔掉,我觉得自己没办法向林浩解释家里怎么会凭空出现一个半新不旧的定位器,所以安装它的时候,我压根就没让林浩知道。

林浩以为删除了行车记录仪就万事大吉,他没想到,车上还藏着另一只耳朵。

APP 只能保存最近 15 天的记录,我全部听了个遍,我不知道那个叫凌悦的女孩具体是哪天追来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这一把赌对了,她用她的孤注一掷和长途跋涉,成功打动了林浩。

就像录音中他自己说的那样:「我林浩这一辈子,从来都没想过会有一个女孩为我做到如此,我太感动了。」

他已经彻底沦陷了,对我再无半点愧疚。

我再一次为林浩的背叛感到心寒和绝望。

13.

我找了个理由将林浩灌醉,又一次拿起了他的手机。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终于从他手机上一大堆的文件夹里,翻出了他刻意隐藏的微信分身应用。

点进去,好友只有一个,聊天框里密密麻麻全是两人肉麻的打情骂俏。

而让我震惊的是,女孩说,她最快下个月就能入职我孩子所在的幼儿园,代班即将休产假的生活老师。

孩子们原本的生活老师姓李,已经怀孕八个多月,最近每次下午接孩子的时候都会听到其他家长议论,说李老师马上就要休产假了,不知道新来的生活老师会不会和李老师一样对孩子们上心。

听得次数多了,我也开始有些期待新的生活老师会是个什么样子。

只是没想到,居然是她。

而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就那么赤裸裸地问林浩,如果她能让我的两个孩子喜欢上她,是不是林浩就可以考虑离婚。

她甚至开始憧憬他们婚后的生活,说他们结婚后,孩子们交给她妈照看,丝毫不影响他们过二人世界。

说实话,这么多年,属于我和林浩的二人世界时间很少,我俩大四下学期才住在一起,不到一年意外怀孕,紧接着就是两地分居,所以林浩对此颇有怨言,他时常会说,如果重来一次,他绝对不会这么早要孩子,要和我多过几年二人世界。

没想到凌悦居然能想到在这种事情上精准扶贫。

而林浩的回复是「那就看你本事咯」。

态度模棱两可,进可攻,退可守,又极具煽动性。

我将他们两个所有的聊天记录一一截图,发送到我的手机上。

这一次我不会再原谅了。

14.

一周后,我在幼儿园门口和凌悦正式会面。

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漂亮,即便穿着幼儿园老师统一配发的 T 恤,站在人群里也绝对是最显眼的那一个。

好好的一个女孩,不干人事,真是可惜了。

凌悦很显然也看到了我,她快步走到我跟前,热情地打招呼:「您好,您就是安安和悦悦的妈妈吧,我是新来的生活老师,很高兴认识您。」

我及时地收起了眼里的锋芒,微笑着和她握手。

寒暄完,凌悦蹲下身子,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五颜六色的奖励贴,在孩子们眼前晃来晃去:

「你们谁先说喜欢老师,老师就给他衣服上贴一个漂亮的小红花。」

两个孩子叽叽喳喳地围着她又跑又跳,她笑嘻嘻地将奖励贴贴在孩子们的胸前,然后一手拉着一个,往教室走去。

我没有挪步,目光一直尾随。

她牵着我两个孩子的手,一会儿偏头和这个说话,一会儿又偏头和那个说话,她甚至还蹲下来,帮我的孩子重新紧了紧鞋带。

我看着她卖力讨好孩子的样子,心里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冷笑。

手机这时候响起,是房产中介打来的,提醒我准备好材料,等下要去过户。

忘了说了,之前我和林浩一起去看的那套次新学区房,一周前已经被我买下了,比市场价高了三万。

林浩抱怨我不懂行情,买贵了,说我太冲动。

我确实冲动,因为我实在看不下去林浩大方地花着一月两千的租金养情人,却在我和孩子们的新房上,几百一千地和原房主讨价还价。

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种羞辱,所以我打断了他和原房主的讨价还价,直接拍板签了合同。

我打开手机,看了看我的工作便签,十点去过户,再接着就要忙装修,再加上我手上还有好几部待录制的有声书……

我好忙,时间宝贵,未来可期。

所以对于林浩出轨这件事,我想速战速决,我不想也没精力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一起捞偏门

普通人怎么月入五十万 普通人如何月入2w

2022-6-11 16:54:14

一起捞偏门

在邯郸月入六千五算什么收入水平 邯郸月入8000算啥水平

2022-6-11 16:55:5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